悉曇 Siddham

梵語 siddham,又作悉旦、悉談、肆曇、悉檀、七旦、七曇。意譯作成就、成就吉祥。即指一種梵字字母,乃記錄梵語所用書體之一。在梵字字母表或綴字法十八章之始所揭出之歸敬句中,意表「令成就」之梵語,記為悉曇或悉地羅窣睹(梵 siddhirastu)。 於是「悉曇」成為字母之總稱,「悉地羅窣睹」為「悉曇章」之意義。又悉曇轉為總稱有關印度之聲字;亦與「聲明」、「毘伽羅論」同義。  

西元第七世紀以前,悉曇文字業已盛行於印度,我國於南北朝時,悉曇文字經由譯經者傳入,並受國人接納學習;唐代有義淨之梵語千字文、智廣之悉曇字記、一行之字母表各一卷等著作。約於奈良朝以前傳至日本。

在我國,梵字之書體及字母稱作悉曇,而稱梵語文法、語句解釋等為梵音或梵語,以此加以區別。但日人除了稱梵字之書體為悉曇外,更廣泛地包含梵語書法、讀法、文法等。

(一)按智廣「悉曇字記」所記,就廣義而言,悉曇為摩多與體文之總稱,狹義則是指摩多十二韻。摩多,為梵語 matrka 之音譯,即「母」之義,又作韻,指母音字,計有十六字;其中較為罕用之紇里、紇梨,里、梨等四字,稱作別摩多;餘者稱作通摩多或悉曇十二韻、悉曇十二章。同時隨韻之暗(am)與止音(止聲)之旖(ah)係為阿(a)之轉化,並非為本來之韻,從十六字中除去,則成為十四音。此二字因介於摩多與體文之間,故稱界畔。體文,為梵語 vyabjana之音譯,即子音字附加摩多之點畫以作諸種字之本體,稱為體文。所謂「點畫」,乃子音附加摩多時,使用摩多之簡略形,其形像似於漢字點畫,故稱之。體文有三十五字,首先之二十五字中,各五字依發音部位,順次稱為牙聲(喉音)、齒聲(齶音)、舌聲(齗音),喉聲(齒音),脣聲(脣音),稱為五類聲(五五聲、相隨聲)。以後之十字合稱滿口聲,滿口聲意即「使口中全部發音之聲」。其中,濫◇(llam)即由二個◇(la)所合成,為二個同一字重複合成的當體重字(合成字、複合字)之例子;又乞灑◇(ksa)即◇(ka)與◇(sa)所合成,為二個異字相疊合而成的異體重字之例子,故已非原本之字母。  

古來論及悉曇,關於每一字母皆立形(書體)、音(發音)、義(意義)三門。字音有中天竺、南天竺二傳,同時亦包含連聲法(如二語相連結之音韻變化)。字義,係為便於記憶,賦予字母或合成字一定之意義,稱為字門。悉曇原為表音文字,而非表意文字,故每一字並無意義,然印度人自幼背誦字母有一種方法,例如「阿(a)字本不生(梵語 anutpada 之意譯)」,即選擇在一語開頭或一語之中,含有阿字母之語,或選擇由字形等可聯想之語詞,以便於記憶,如此字母即含有一定之意義。  

佛教有五十字門、四十二字門等說;密教最重視此說,真言之字句立字相與字義二門,而在各字加有淺略與深祕兩種解釋,主張聲字實相之說。關於悉曇五十字門之字義,據金剛頂經、文殊問經、北本大般涅槃經卷八等所說,有所差異。密教主張五十字門悉為法爾之法曼荼羅,乃是有滿三世十方,絕對不變者,其配列如第一表所示,又日本之五十音假名之排列即是倣傚此梵字字母之順序而作。悉曇四十二字門之說見於大品般若經卷五等,又稱四十二字陀羅尼門。所謂文字陀羅尼並非如五十字門之說字母等為目的,是故在文字配列並不若五十字門之整然,且缺少母音字十五與子音字四,而加另外之十一重字(合成字、複合字),其配列如第二表所示。  

悉曇四十二字門表

備註:此表不包含在五十字門中之十一重字。然與五十字門共通者,請參照五十字門。又上記中,
(14)[女*(棩-木)](sta), 又作吒、瑟吒、史吒。障礙(stambha?或 stambha?)、折伏之意。
(21)[金*忠](sva), 又作波、鎖、濕波、濕t、娑t。善、安隱(svasti)之意。
(26)哆(sta), 又作侈、薩、娑多、娑哆、尸癉、沙多也阿。有(asti?)、昏沈(styana)、邊等意。
(27)若(jba),又作壤、孃、枳穰。智、智慧(jbana)之意。
(28)[此/土](rtha),又作他、伊陀、辣他、囉他、[女*(棩-木)]呵、曷囉多。義(artha)之意。
(31)摩(sam),又作魔、娑摩、娑莽、颯磨、濕麼。念、憶念(smrti)、石(acma)等意。
(32)火(hva),又作叵、火婆、訶婆、沙波。喚來(hve,hvaya)、而得至信、不可分別等意。
(33)嗟(tas), 又作蹉、縒、哆娑。慳(matsarya)、盡滅、死亡、勇猛、勇健性等意。
(38)歌(ska),又作塞迦、娑迦、尸迦。蘊、聚(skandha)、法性等意。
(39)醝(ysa),又作逸娑、也娑、拽娑、夷娑、闍、嵯。衰老之意。
(40)遮(cca),又作嗟、酌、伊陀、是侈、室者、室左。不動(niccala)、未曾有(accarya)之意。

(二)悉曇字母之綴字、合字、連聲等法則,從迦迦章(體文除「濫」外,三十四字之每一字皆加十二摩多,即作四○八字)乃至孤合章等十八章,此稱為悉曇十八章、悉曇十八章建立或悉曇切繼等。一般稱集合字母及重字之例者為悉曇章(如前述之悉地羅窣睹),字母表又稱摩多體文。  

(三)有關悉曇相承之系譜,台密派據安然悉曇藏卷一,主張各別之四種悉曇相承,即:梵王相承(南天相承)、龍宮相承(中天相承)、釋迦相承(顯教所傳)與大日相承(密教所傳)。東密派飲光(慈雲尊者)在悉曇章相承口說卷上,批判上述說法,並謂梵王即大日;且日僧空海在悉曇考試表白中指出,悉檀兼傳中天相承(即龍猛、龍智、金剛智、不空、惠果等之次第相承)與南天相承(即般若瞿沙、般若菩提、智廣等之次第相承)。〔大智度論卷四十八、南海寄歸內法傳卷四西方學法條、悉曇藏卷四、大般涅槃經義記卷四(慧遠)〕

★ ★ ★

悉曇十八章

表示悉曇字母四十七字之綴字、合字及連聲之法則,而創立十八章。又作悉曇十八章建立、悉曇切繼。即:

  1. 迦迦章,體文三十五字母(子音)中,除去濫(llam),其餘之三十四字母中加十二摩多(母音)而成迦(ka)、迦(ka)等四○八字。
  2. 枳也枳耶章,除去羅(ra)、耶(ya)、濫等三字,其餘三十二字母下方各綴合耶字之半體,再加十二摩多而成枳也(kya)、枳耶(kya)等三八四字。
  3. 迦略迦略章,除去羅、濫二字,其餘三十三字母之下方綴合羅之半體,又加十二摩多,即成迦略(kra)、迦略(kra)等三九六字。
  4. 迦[口*六]迦[口*六]章,除去羅、[口*六](la)、濫三字,其餘三十二字母下方綴合[口*六]字,又加十二摩多,成迦[口*六](kla)、迦[口*六](kla)等三八四字。
  5. 迦[(他-也)*眉]迦[(他-也)*眉]章,除去羅、[(他-也)*眉](va)、濫三字,其餘三十二字母下方綴合[(他-也)*眉]字,又加十二摩多,而成迦[(他-也)*眉](kva)、迦[(他-也)*眉](kva)等三八四字。
  6. 迦麼迦麼章,除去麼(ma)、羅、濫三字,其餘三十二字母下方綴合麼(ma),加十二摩多,而成迦麼(kma)、迦麼(kma) 等三八四字。
  7. 迦那迦那章,除去那(na)、羅、濫三字,其餘三十二字母下方綴合那字,加十二摩多,而成迦那(kna)、迦那(kna)等三八四字。
  8. 阿勒迦章,除去羅、濫二字,其餘三十三字母上方綴合羅之半體,又加十二摩多,而成阿勒迦(rka)、阿勒迦(rka)等三九六字。
  9. 阿勒枳耶。
  10. 阿勒迦略。
  11. 阿勒迦r。
  12. 阿勒迦t。
  13. 阿勒迦麼。
  14. 阿勒迦那等;從第(九)至第(十四)章所除去之字母分別同於上述第(二)至第(七)章,綴合方法皆如第(八)章。
  15. 盎迦章,又作異章。其建立有二種情形,即:(1)鼻音之盎(va)、若(ba)、拏(na)、那(na)、麼(ma),各加於當句之前四字(ka, kha, ga, gha)之上,但除去盎盎、若若等自重字。(2)盎等加於九字有口聲之上,再加十二摩多而成盎耶、盎羅等字。
  16. 訖哩章,除去濫字,其餘三十四字母加別摩多之紇里,而成訖里、乞里等三十四字。但別摩多有紇里、紇梨、里、梨字,此僅舉紇里為例。
  17. 阿索迦章,又作難覺章。其建立有多種,五類聲(喉聲、齶聲、舌聲、齒聲、脣聲)中之字母,綴合他字母,加十二摩多,而成三○○字;及遍口聲九字母中,除去濫字,綴合他字母,加十二摩多,而成一二六字。
  18. 孤合章,乃異體異音、三五摩多、當體重字、連聲、兩重摩多、半音、半體、印文字等異種類之字聚集而建立。

隋朝慧遠於涅槃經疏卷四上謂悉曇有十二章,唐朝義淨以後傳為十八章,智廣之悉曇字記及宋朝景祐之天竺字源均有詳載。〔南海寄歸內法傳卷四西方學法條、悉曇藏卷五、卷八、悉曇集記〕(參閱「悉曇」4564)

★ ★ ★

悉曇三祕鈔


凡三卷。日本淨嚴(1639∼1702)集。收於大正藏第八十四冊。係索解說悉曇形音義之書。計分梵字本源門、悉曇題目門、本字形音門、合字轉聲門、重字混聲門、聯聲合呼門、音韻相通門、字相字義門等八門。注書有法典之便蒙一卷、智明之要記一卷。

★ ★ ★

悉曇五十字門


就梵字字母五十字而各別論其義門。五十字包括母音十六字,子音三十四字,係印度童蒙最初所學習之字音。為使童蒙學習、諳誦之故,印度乃設立種種方法,其一即選出一語之頭字有字母或語中含有字母之語,依此語說明其字母之意義,以便學習。例如:欲說明 a(阿)字時,則選阿字頭之語 anutpada(不生之義);說明 ba(婆),則選 bala(力);說明 va(仰),則選 avga(支分)等。主要用意係藉聯想方法,令其便於記憶。又有依字之形者,如北本大般涅槃經卷八之五十字門中以◇(ta)為半月,◇(tha)為滿月。  

佛教經典中,頗偏重於字義,特以密教加以深祕之解釋,直顯絕待究竟之理,乃至說明五十字門悉為法爾之法曼荼羅,三世十方常恆不變。諸經論敘說五十字門者甚多,但多少有差異。〔方廣大莊嚴經卷四示書品、大日經疏卷七,南海寄歸內法傳卷四西方學法條〕(參閱「悉曇」4564)

★ ★ ★

悉曇四十二字門


就梵字之字母四十二字而各別論其義門。又作四十二字門、四十二字陀羅尼門。據大方廣佛華嚴經四十二字觀門謂,如入四十二字門,則能悟入法空邊際。又大智度論卷四十八謂,此四十二字門為文字陀羅尼,非說明字母。大品般若經卷五「四念處品」載,聞此諸字門時,若能自己受持讀誦,或為他人解說,能得二十種功德。此四十二字門為陀羅尼,主要為能得強記,乃至得樂說無礙之法。南嶽慧思之著作四十二字門二卷,即以大品所說之四十二字門配列菩薩四十二位。又大方廣佛花嚴經入法界品頓證毗盧遮那法身字輪瑜伽儀軌載:觀由阿、囉、跛、左,曩至荼之四十二字輪,現證毘盧遮那智身,於諸法中得無障礙。  

與五十字門相較,其中母音字缺長阿以下之十五字,子音字缺仰(va)、酇(jha)、孃(ba)、賀(ha)等四字,而另加[女*(棩-木)](sta)等十一重字(複合字)。選定此四十二字之理由及排列之基準,雖無法詳知,然四分律卷十一出現「阿(a)、羅(ra)、波(pa)、遮(ca)、那(na)」一句,為四十二字門最初之五字。由此多少可察知字門排列之淵源深遠。(參閱「悉曇」4564)

★ ★ ★

悉曇四書


乃有關悉曇學之四部要典:
(一) 唐代智廣撰悉曇字記一卷,
(二) 日本安然記悉曇十二例一卷,
(三) 法華梵釋,
(四) 真言句義鈔。

★ ★ ★

悉曇四種相承

指悉曇四種隨緣相承。梵字本源相承有法爾、隨緣二種,法爾常恆之相承係依大日經之說,隨緣相承有四種:

  1. 梵王相承,又作南天相承。即印度所用悉曇文字為梵天所造之說。梵王所造之梵書有根本四十七言、十二摩多、三十五體文,若合字轉成則成無盡多字,且立十八章以為標準。唐代智廣之悉曇字記所說南天相承摩醯首羅之文,即指此梵王所造之悉曇。
  2. 龍宮相承,又作中天相承。佛陀入滅後七百年中,龍樹菩薩入海得大乘經所傳之悉曇;據悉曇字記所載,中天兼以龍宮文,與南天小異而綱骨同。
  3. 釋迦相承,為釋尊宣說經典中所示之悉曇。即文殊問經之五十字母、華嚴經之四十二字門、方廣大莊嚴經示書品之四十六字母、大集經海慧菩薩品之二十八字門句、大品般若經之四十二字門、大般涅槃經如來性品之十四音五十字義等。乃佛陀入滅後,由文殊、彌勒、阿難等結集而傳於世。
  4. 大日相承,乃大日如來所說之悉曇。指金剛頂經釋字母品之五十字、大日經具緣品、同字輪品之五十字等。由金剛薩埵結集,龍猛菩薩入南天鐵塔得之而傳誦流通。 〔悉曇藏卷一、法華論註(常騰)、四論玄義(慧均)〕

★ ★ ★

悉曇字記

全一卷。唐代智廣撰。收於大正藏第五十四冊。內容係解說悉曇之摩多(母音)與體文(子音),並略述其合成法之十八章。本書係著者受南天竺沙門般若菩提(梵 Prajba-bodhi)之指導,筆錄而成。本書前後部分敘述十八章之建立,中間插置悉曇字記之標題。因而被推測,可能原為二本,後合併,或本文中混入注釋。乃最早就字母及悉曇十八章作有系統之解說,故為後世之悉曇學者所廣泛引用,從而注釋者亦頗多。(參閱「悉曇十八章」4571)

★ ★ ★

悉曇字數

即關於悉曇字門之數目,諸經論所說稍有差異。

  1. 悉曇字記,於十六母音、三十四子音之五十字門,加一濫(llam)字,實為五十一字。
  2. 大唐西域記卷二總為四十七字,係除去十六母音之中最後二字(am,ah),為十四字;三十五子音中除去濫(llam)、叉(ksa),為三十三字。
  3. 方廣大莊嚴經示書品之記載,共有四十六字,即以十六母音中,除去別摩多紇里、紇梨、里、梨四音,為十二字;子音中無濫字,故為三十四字。
  4. 北本大般涅槃經卷八記載為五十字,初列十二摩多,次列三十四體文(除濫字),次有別摩多四字。
  5. 瑜伽金剛頂經釋字母品亦記載五十字,除最後一字以乞灑(ksa)取代涅槃經之[(打-丁)*旦](dha)。
  6. 南海寄歸內法傳卷四記載四十九字,係除去悉曇字記五十一字之最後二字(llam, ksa)。(參閱「悉曇」4564)

★ ★ ★

悉曇連聲

梵語中,二語連續時產生聲韻上之變化,稱為連聲法(梵 sandhi)。即一語之尾為母音,與次一同種類母音相會則為長母音;又父音(子音)與次一來會之鼻音相遇,則轉為同類之鼻音。例如 parama-artha 轉為 paramartha,dig-naga 轉為 dinnaga。

★ ★ ★

悉曇輪列圖抄

凡十卷。日本了尊著述。收於大正藏第八十四冊。係圖示說明悉曇之音韻及有關聯之諸般事項,全書共分八十章。著者乃悉曇學者明了房信範之門下,本書係基於其師之口說,並加上自己心得而成。

★ ★ ★

悉曇藏

凡八卷,故又稱八卷藏。日本延曆寺安然(841∼901)撰。收於大正藏第八十四冊。乃類聚評論悉曇音韻等之由來,及歷來有關悉曇形音義之各類記載。計分八篇,即:梵文本源、悉曇韻紐、章藻具闕、編錄正字、母字翻音、字義入門、字義解釋、正錄章段。本書乃日本悉曇解說書中,年代較早且橫亙論說各種事項,又多引用古軼罕見之書而成,故深受學者所重。

(參考資料源於佛光大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