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雲在廣州和香港的開示

 

民國三十五年八月十八日在廣州中山會館各界歡迎大會上開示詞

此次省會四眾。暨各大護法。促請虛雲來省弘揚佛法。虛雲知識淺薄。愧不敢當。經與諸代表訂明三點。第一敬辭歡迎。第二敬謝請齋。第三不能久留。均由諸代表承諾。虛雲始敢下山。到達後。蒙各界諸多優待。六榕寺地方窄狹。光臨者每不及應接。於是大眾請虛雲到此講幾句話。有人以為虛雲是什麼了不得的人。其實我是一個老朽木偶。無用無能。無話可說。無法可說。現在各界擬發起追悼陣亡將士暨死難同胞水陸法會。我今日且講水陸道場之緣起。何謂水陸。水者江海湖沼。陸者高低丘陵。水陸包含虛空。凡有色相。均不能離此三者。我佛如來發大慈悲。賑濟有情。故有此法門。此法門緣佛在靈山會上說法時。阿難尊者在林間習定。見一鬼王。求佛普渡。釋迦牟尼佛因說水陸之法。此鬼王乃觀世音菩薩化身。憐諸眾苦。設法超度。使幽冥地獄眾生。均能超生極樂。中國則始于梁武帝。梁武帝請志公和尚初起水陸大齋。發菩提心。制定水陸儀軌。極為真誠。利益昭著。蠟燭熄後。梁武帝一禮。燈燭盡明。再禮宮殿震動。三禮空中雨花。水陸之功德。有如此者。唐朝法海寺英公禪師啟建水陸。超度秦莊襄王。范睢穰侯。白起王龍羽。張儀。軫昧等沈淪千餘年。均藉此超升。幽魂超升天界。宋蘇東坡居士。明蓮池大師等歷代聖賢。均加補充。儀軌益臻完備。萬法由心所造。大家有誠心。必有感應。虛雲承各大護法虔邀主法。當勉為其難。抗戰以來之陣亡將士。以身殉國。忠魂無依。崇德報功。自須超薦。其次不屈義民。流離道路。家破人亡。不降於敵。仍是為國。無主孤魂。罔有得所。再有炸彈疫病覆車墮水一應枉死等眾。均須一體普渡。以慰幽靈。死者得安。生民獲益。所謂普利冥陽是也。此即因果迴圈之理。挽回人心之道。不外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世間種種苦楚。無非種下惡因。如果昧盡良心。喪失孝悌忠信。禮義廉恥。而妄作妄為。則歹人牽累好人。世界仍有禍亂。值茲國土重光之際。亟應興利除弊。改惡從善。以免再受敵人欺淩。如果不顧大局。再起內亂。人民不知死于何地。在此時期。凡屬有良心者。應當覺悟團結。解除劫運。溯思過去中國戰爭。肇自黃帝大戰蚩尤。以後戰爭不止。一部二十四史。有人說是相斫書。如要永久和平。大家應當發大慈大悲的菩提心。菩提是梵語。意思是覺。覺者。心地光明也。諸佛與眾生之差。只是覺與不覺而已。覺悟世間一切諸法緣生如幻。當體定實法不為所染。謂之聖賢。不覺則無明。無明起則事理為之糊塗。各人就自心的緣起。生十法界。十法界皆是一心所造。何為十法界。即四聖六凡是也。四聖者聲聞。緣覺。菩薩。佛。謂之四聖。超出三界。不受輪迴。四聖之分別。在發心之高下。最上者為佛。次菩薩。再次緣覺。又次聲聞。其餘天道。人道。修羅。畜生。餓鬼。地獄。六法界為六凡。均在苦海之中。天道為二十八層諸天。享盡福報。仍須輪迴。人道由帝王將相以至農工士庶。受盡生老病死之苦。阿修羅道有天之福。無天之德。終歸覆滅。畜生道亦有高下苦樂。由龍鳳獅子麒麟以至濕生化生之蟲蟻。鬼道苦樂不同。閻王城隍均為鬼王。以至一切無主孤魂千百年不能超脫者。最苦者為餓鬼。地獄道有苦無樂。名目繁多而最苦。十法界不出一心。覺與不覺之所由作也。我佛大慈大悲。說法令大眾發菩提心。菩提心參差不同。大者成佛。中者成菩薩。小者成緣覺聲聞。諸天亦有發菩提心者。依其大小深淺。成就不同。我們是在人道。應大發菩提心。救渡眾生。代眾生受苦。願去苦超升。人人如此。人間自然無苦。有人問我神通變化。世界何時太平。國運好不好。其實我是凡夫。一無所知。所謂老朽。朽木不可雕也。不過比各位多吃幾年飯。癡長幾年。多聽了幾句古人語。多看幾本經書。知道為人之苦。故講這些話。各人不必問國家能否平靜。只問自己心地。無論朝暮。不分官民男女。如何實行孝悌忠信。克己互勵。不昧良心。忠於國家。教養兒女。和順夫妻。禮睦鄉黨。與朋友交而有信。人人如此世間自然太平。否則知過不改。苦楚必在後頭。比從前更不得了。不管人心如何複雜。我自己守住本分。不妄為幹求。即以敵侵我作比。自前清道鹹以來。外人進來。不全是要土地。最大目的為通商。通商是為財為利。如果我們守本分。抱著君子居無求安。食無求飽。憂道不憂貧。不貪享樂境界。幾千年均過得。現在如何過不得。如果大家一條心。守本分。用土貨。外人無利可圖。自然不生侵淩之想。金錢不外流。自然民富國強。不必一定要飛機炸彈。目前人欲橫流。大家蔑視舊道德。有心人引為隱憂。恐無法教誨後人。不免刀兵之劫。我們要不為世風所轉。明因果。知報應。知道種惡因得惡果。提倡道德。所謂積善之家。必有餘慶。自然龍天擁護。子孫昌盛。個人安分守己。國家也得太平。虛雲知識淺薄。今天只能將大齋勝會緣起。略述梗概。辛苦各位。   

民國三十六年在香港東蓮覺苑講   

「機緣難得。開示有愧。」各位善知識。本人此次來廣州之因緣。是張發奎將軍。及羅卓英主席。為超薦大戰及內戰之陣亡將士殉難同胞。故本人來廣州作一水陸法會。承香港佛教同人之約。本人亦欲與港地之護法舊弟子相見。故來港一行。今日得與諸位共處一堂。機緣頗為難得。若說到開示法要。本人感到十分慚愧。原因。一為言語不通。彼此隔閡。二為自己尚不能開示自己。何敢開示他人。故祗能說與諸位隨便談談。   

「佛法常聞。港人之福。」吾輩佛教徒當知佛法難聞。但港方常有各大法師在各佛教場所講解經論。是誠不可謂非香港人之福。講經法師多。明教理者亦多。重要是教人不可著於外相。如經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又云。「大地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眾生具有如來智慧德相而不能成佛。全由塵勞煩惱之所迷惑。佛陀福德智慧圓滿是不迷常住真心。常即不變。住即不動。真即不假。此不變不動不假能覺悟了知一切法者。名常住真心。「起惑作業。無量痛苦。」眾生因迷住真心故。起惑作業。紛紛擾擾。此紛擾中即有無量痛苦在。如大乘起信論云。「無明不覺生三細。境界為緣長六粗。」粗即可見諸事實之粗相。目前世間之現象是貪瞋癡及殺盜淫種種惡業充滿。由此惡業。引起流轉受報。致有眾生相續。世間相續。(輪迴)推此輪迴之因。為心對外境迷執(無明)而起。如能覺悟。返妄歸真。即能息除流轉輪迴之苦。何以有貪瞋癡。即能起殺盜淫種種惡業。   

「人各淨心。世安民樂。」如一家庭父母養有子女數人。父母對之必加愛護。有愛即有貪。貪其所愛者。常得快樂及美好之享受。如貪求而不得。則瞋心隨起。瞋心熾盛。則起爭鬥。小者則家與家爭。大者則國與國爭。戰事爆發矣。故欲世界安寧人民和樂。必須各淨其心。貪瞋癡猶若人之心病。欲使去除此心病。必須良醫開示妙藥。佛即一切眾生心病的良醫。一切佛法是妙藥之單方。眾生心病有多種。故治心病之法門亦多。   

「佛學必須注意實行。」如能信醫服藥。自必藥到病除。但信醫之藥方而不依方服藥。故雖有良醫妙藥。以不服故。病亦依然。故學佛而欲修淨自心者。必須注重於實行。複有不得不注意者。佛為治各種不同心病。故設有多種法門。如治瞋心重者教修慈悲觀。治散亂心重者教修止觀。治業障重者教修念佛觀。一切如來三藏十二部經典。皆不可思議。不得於此中有所偏輕偏重。   

「不離本宗。專心信賴。」祗能選擇何法門與本人最相應。即以此一法為正。餘法為副。專門修學。行住坐臥。不離本宗。如念佛則隨時隨地不忘念佛。試觀經中有。「受持六十二億琲e沙菩薩名號。與一心稱念觀世音菩薩名號。其功德正等無異。」皆為勉勵眾生專心信賴所宗作如是說。設學佛者。無有主宰。不專心修學。結果必一無所得。   

「努力破除一切妄想。」又修學者。必須依佛戒。戒為無上菩提本。如依佛戒。則不論參禪。念佛。講經。無一不是佛法。若離佛戒。縱參禪。念佛。講經。亦與佛法相違。入於外道。學佛修行。本非向外尋求目的。祇為除去自己業障。使不致流轉生死。若了生死。無須行持。故經云。「佛說一切法。對治一切心。若無一切心。即無一切法。」此心即指妄想。其經中意。如無病即不須藥。又學佛者最要具足自信心。梵網經云。「我是已成佛。汝是當成佛。常作如是信。戒品已具足。「意謂人人如能自信。具有佛性。當來成佛。必努力解除一切客塵妄想。   

「有如演戲。人生若夢。」自信自身本來是佛故。一切煩惱。一切相。一切障。皆是顛倒妄想。故修行者。切不可執著。應當放下。所謂萬法皆空。一無所得。金剛經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何以一切世間有為法是如幻無實。此以喻明之。猶如演劇。臺上鼓樂奏時。戲子則扮演男女老少種種角色。演出喜怒哀樂等情節。臺上之天子。威風凜凜。及至台後問之。則彼必答曰。戲也。臺上之殺人兇犯。驚怖憂愁。及至台後問之。彼亦曰。戲也。   

「設能覺了。何有苦樂。」演戲時情節逼真。下臺後則一無所得。眾生亦復如是。煩惱未了時。榮華富貴。喜怒哀樂。般般出現。人人本來是佛。猶如戲子本身。煩惱流轉時。猶如扮演劇中人。設能覺了世間原是劇場。則處天堂亦不?樂。在地獄亦不?苦。男本非男。女本非女。本來清淨。佛性一如。世人不覺。常在夢中分別是我是他是親是怨。迷惑不息。其有出家者。雖離親戚眷屬。但又分別此是我居之寺院。是師。是徒。是同窗。是法友。亦屬執迷。

「返妄歸真。自利利他。」故在家者被俗情迷。出家者亦有法友法眷之迷。皆未得真覺。如能脫離一切迷惑。返妄歸真。方可成佛。故六祖大師聽人念金剛經至「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之處。頓然有所覺悟。此八字。如從言語上解當不可得。必須心內領會。佛教真理。雖不可以言說論表。但若全廢言說。則又有所不能。理必依文字方能引見義故。今之學佛者。應研習一切教理。而以行持為根本。宣揚佛法。使佛法燈燈相續。「將此身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希望一切學佛者。皆以此二語。以為自利利他之標準可也。

三十六年九月廿七日在廣州聯義社演說   

善知識。虛雲此次由港還山。路經此地。辱承各位相邀敘談。莫非累劫之緣。善知識。講到佛法兩字。實與世間一切善法。等無差別。豪傑之士。由於學問修養的成就。識見超常。先知先覺。出其所學。安定世間。諸佛祖師。由於曆劫修行的成就。正知正覺。發大慈悲。普度三界。世出世間賢聖。因行果位。一道齊平。善知識。佛法就是人人本分之法。總要步步立穩腳根。遠離妄想執著。便是無上菩提。古德所謂「平常心是道。」只如孔子之道。不外「中庸。」約理邊說。不偏是謂中。不易之謂庸。約事邊說。中者中道。凡事無過無不及。庸者庸常。遠離怪力亂神。循分做人。別無奇特。佛法也是一樣。吾人須是從平實處見得親切。從平實處行得親切。才有少分相應。才不至徒托空言。平實之法。莫如十善。十善者。戒貪。戒瞋。戒癡。戒殺。戒盜。戒淫。戒綺語。戒妄語。戒兩舌。戒惡口。如是十善。老僧常談。可是果能真實踐履。卻是成佛作祖的礎石。亦為世界太平建立人間淨土之機樞。六祖說「心平何勞持戒。」是為最上根人說。上根利智。一聞道法。行解相應。如香象渡河。截流而過。善相且無。何有於惡。若是中下根下。常被境風所轉。心平二字。談何容易。境風有八。利。衰。毀。譽。稱。譏。苦。樂。名為八風。行人遇著利風。便生貪著。遇著衰風。便生愁懊。遇著毀風。便生瞋恚。遇著譽風。便生歡喜。遇著稱風。居之不疑。遇著譏風。因羞成怒。遇著苦風。喪其所守。遇著樂風。流連忘返。如是八風飄鼓。心逐境遷。生死到來。如何抵敵。曷若畬禸B步為營。從事相體認。舉心動念。當修十善。事相雖末。攝末歸本。疾得菩提。復次佛門略開十宗。四十餘派。而以禪淨律密四宗。攝機較廣。善知識。佛境如王都。各宗如通都大路。任何一路。皆能覲王。眾生散處四方。由於出發之點。各個不同。然而到達王所。卻是一樣有效。金剛經云。「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但吾人若今日向這路一逛。明日又向那路一逛。流離浪蕩。則終無到達之期。六祖云。「離道別覓道。終身不見道。波波度一生。到頭還自懊。」垂誡深矣。所以吾人要一門深入。不可分心。不可退轉。如鼠齕棺材。但從一處用力。久自得出。若欲旁通余宗。自須識其主伴。禪宗的行人。便應以禪宗法門為主。餘宗教理為伴。淨土宗的行人。便應以淨土法門為主。餘宗教理為伴。律宗密宗亦複如是。方免韓盧逐塊之弊。佛門戒律。各宗皆須嚴持。識主伴如行路知方向。持戒律如行路有資糧。宗趣雖然不同。到頭還是一樣。所謂「歸元性無二。方便有多門」也。今日座中皆上善人。與佛有分。虛雲嘮叨移時。亦不過為虛空著楔而已。珍重。   

在廣州佛教志德醫院演講   

善知識。今天是佛教志德醫院成立日子。承各位邀虛雲主持開幕典禮。這事甚為希有。廣州醫院。冠上佛教兩字者。尚屬初見。善知識。人生八苦。病居其一。我佛出世。原眾生離苦得樂。所以五明之學。有醫方明。禪門晚課願文。有疾疫世而化藥草之句。菩薩眾眾生救療沈痾。不惜身命。如藥王菩薩。以眾香塗身。自焚供佛。供佛即是供眾生。「心佛與眾生。是三無差別。」華嚴了義。其理可思。諸佛時時念著眾生。如母念子。眾生心有貪瞋癡三病。佛為說戒定慧三法以治之。眾生身有風寒暑濕之病。佛為演「醫方明」以治之。淨名經所謂。「眾生病故。菩薩病。」同體大悲。慈眼如是。善知識。世間賢聖。亦同此心。亦同此理。只如神農嘗百草。亦是眾生而嘗。菩薩在因地修行。現種種身而為說法。神農氏即是菩薩。現醫王身而為說法。善知識。人類的病。五欲為因。或屬宿業。無始亦由五欲。疾病發作。需他救治。目前無力求醫者。實非少數。各位善長。發心倡辦此院。贈醫贈藥。此心便是菩提心。正是我佛慈悲本懷。善知識。菩提者。正覺也。正覺之心。不落人我善惡二邊。平等佈施。冤親無間。醫著我的眷屬固然留心。醫著他人眷屬。亦同樣盡道。善人惡人。入到院來。等心看護。我佛過去生中。嘗捨身飼虎。其義可思也。此院深賴梁董事長。及陳院長熱心毅力。乃有今天的成就。古語說「莫為之先。雖善不彰。莫為之後。雖美弗揚。」座上大眾。今後總要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六祖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大眾努力。開此院是大慈大悲工作。實現我佛「方便為究竟」的真諦。虛雲不勝馨香頂祝之至也。

 

 

法源法園法緣法圓法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