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彌陀心要

王驤陸壬冬月講演

佛說法四十九年,種種方便,無非使眾生攝心歸一,做到一不可得,方是度盡苦厄,隨機應化,非有定法。念佛法門,亦是方便法門之一種。不可專執持名為念佛,凡內觀自性,外參經論,一切皆念佛也。千百年來,念佛者多,成就者少,其原因為︰
(一)貪得便宜,不耐吃苦。
(二)不明心要,力量不足。
(三)分宗立派,穢淨之見橫生。
(四)不得持名法門之訣竅。

我今先要另諸君明白此念佛之物為何物?終日受苦顛倒,流浪生死之物,又為何物?然後再去念佛。心地明白,方可我不離佛,佛不離我,佛我同光,體用如如,在在淨土,處處西方。請以余所得心要,一知半解,與諸君參究。大眾要明白生死事大,加意痛切,努力精進,則生西並非難事,阿鞞跋致此生定可證到也。

修淨土是要雙修,不要單修。云何單修?單信西方之彌陀,自己發願往生,專賴佛來接引,自己卻不用功,改除習氣,是謂單修。云何雙修?明自己之本心地,其光明無量,壽命無量,與彌陀不二,感應道交。在在處處若有此心,佛即不來而來,我亦不往而往。朝于斯,夕于斯,無能念,無所念,當下即是往生,是謂雙修。但口說而心不行,執持名號,心不發信願是為單修。心口相應,是為雙修。其實雙修易,單修難。雙修得自在,單修反吃力。雙修決定往生,單修斷斷無用。要如是修,主為正修正行。但念佛之前,必應具幾個先決條件:
(一)須先認識何為淨土。
(二)須先明白阿彌陀三字作何解。 而往生淨土者是我何物。
(三)明瞭修持法門之次第。

若此三項未曾明瞭,則雖持名萬遍,只如鸚鵡學舌,全不中用。所謂為經所轉,並非轉經。茲分述如下︰

(一) 淨土本有理淨土、事淨土。事淨土者,西方極樂世界,確有依正莊嚴佛土是也。理淨土者,我之心地自性清淨佛土,在在處處皆是西方,十方與西方不異是也。再將淨土二字分別解之。則淨乃掃除一切習氣,使無污染之義。土乃指本心地而言,我之本覺妙體,原來亦是光明無量,照十方國。無所障礙,壽命亦無量無邊,與佛同體不二。我與彌陀本無來去,本無隔絕。迷則西方變阿鼻,悟則阿鼻即西方。故經云,欲淨其土。先淨其心。先淨其心,隨其心淨即佛土淨。

(二) 復次,阿彌陀者,其義即如如不動,不生不滅,大自在之毗盧藏性是也。蓋阿為無生義,彌為大自在義,陀為如如不動義。我之本體,圓覺妙心,既同彌陀,則往生云者,乃不得已而為方便說耳。既無來去,何復言往。既無生滅,何復云生。故往生之物,非我有相之軀體,乃我本無生滅來去、痡`不變之如來藏性耳。

(三) 言修持法門,先述信、願、行、證四項。

第一信者,非單信西方之莊嚴佛土,即算發信心也。必同時深信自性即是彌陀,本可一樣成佛,人皆可以為堯舜,一切眾生皆可成佛,只是迷悟之別。此信是為甚難,若能信心不逆,一念淨信,即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種諸善根,即非凡夫境界。故非信得真實,信得堅切,則願力不強。古德云,信果佛易,如信釋迦彌陀等佛是也。信因佛難,信一切眾生,及我自己因地皆可成佛是也,故曰難信之法。經云,初發心時,既成正覺,是以信為諸行之母。

第二願者,發願也。願即志也,士何事,曰尚志。發願即是立志,發願成佛,是立無上之志。但若專心發願生西,慕彼有相功德莊嚴,尚不離貪著,非真發願也。經云,若樂小法者,即著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于此經不能受持讀誦。故願非大不可,願大成就大,願小成就小。欲成就如是功德莊嚴者,必發大願,謂我今願生彼國,為自己成佛故,為辛苦一切有情故,非為貪得故,斯是真正發願。故經內有應當發願者三。

第三行者,修行也。非僅持名號之謂修,當時時厭離生死,念念不忘彌陀,口持心行,綿綿密密,即得三密瑜珈境界。所謂淨法有力,則染法無力,其能不戀貪,不念嗔,不住房痴者,以念佛,念法,念僧有力也。不念此,即念彼,不念西方,即念地獄。當下即是,毋庸猶豫。似此專一誠修,一至七日,心不顛倒,並顛倒心亦不可得,自然一心不亂,一心即是無心,心不可得,為正修行。又修行者,破見濁也。若有淨見,對面即立穢見,不得名為修行。經云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佛為眾生方便說一切法,皆屬淨土。文殊以有佛見,尚貶向鐵圍,故見不淨。心不淨,即土不淨。是以信堅願大,合之為正行。非僅口持即謂行也。一句彌陀頓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前際後際皆斷。心行滅處,本是無生法,更是無上密乘。玄奘法師所譯經,本于正念思維。而鳩什法師所譯經,重在執持名號。其實不二。以思維時,不離口念,口念時,不離心行。古人觀念並重,非若今之偏執不化也。密宗釋彌陀有四,曰淺略,深秘,秘中秘,秘中深秘,亦無非念西方彌陀與自性彌陀同體不二之意。故一句彌陀,即是密宗,非可割裂分家者也。

第四證者,實證也。以心與境界,體會通達之謂證。經云,惟佛與佛,乃能證知,是言以心印心。只自己知,非他人可測。又證者,隨信願行三者而轉。信願行修得如何,則所證得亦如何。若澈了諸法空相,約理言,自是無修無得無證。但理事圓融,又何當廢修,修則證在其中矣。

以上釋四項竟。再申念佛法門。

念佛法門,係借佛力,但感應力弱,應力亦弱。余念佛十年,始終不敢自信有把鼻。十八年修心中心後,回頭再行念佛,方知念佛法門之微妙,並悟得阿鞞跋致之意境。蓋一心不亂,定要平時做到,斷非臨時措辦。故於念佛法門之外,當參究密法以為正助。其境界,實不可思議。自承前此種種罪過,淨密分家,罪同謗佛。佛在世時,本無禪密之分。後人為方便計,暫分以求專一,非故立門戶也。所謂歸元不二,方便多門,若固執已見,嚴立門戶,仍為執著,從何解脫。試問證至無生法忍時,心且不有,誰為立者,誰為證者。蓮池大師發願意文云,願于禪觀之中,夢寐之際,得見阿彌陀佛云云,是豈摒絕禪宗者?近人執定非淨不修,反對密宗,自己卻又持往生咒。故知執名號,為修淨方便法門之一。一切法,皆是佛法,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即得無上菩提。豈有修持他法而彌陀不許往生之理。今借一句彌陀,念至萬法歸一,再念至一不可得,方為成就。即持他法,亦可同樣成就。惟向西願力,不得有二。念到一念無念,斯名正念,一相無相,斯名實相。至見實相時,自然心無繫念,無繫念,即是解脫。經云解脫即是如來,即是涅槃。行者斷不可自安劣小,以眾此生決難辦到,尤不可視他人亦是劣小。作此見者,是增上慢,即是不明淨土,決定不得往生。

念佛之法,初念,宜隨眾合念。音調應與眾合,不必字字出聲,應用息氣法以調伏之,時時換氣。休息時,心念仍屬不斷。第一要與大眾和合同聲,次則與中眾念,不如與少數人念,少數人念不如獨念。念六字,不如念四字,念四字不如念一字。本來南無阿彌陀佛之本音,乃"南無阿米達菩大耶"。論理亦應傳後再念,與持密不二。所謂念一字者,即四字中重一字,如重一陀字,而得抽空以作觀想,最為得力。又念佛時間,切不可太長。以念念不斷為上,最好念一刻鍾,禪定一刻鍾,輪流觀念。今人以多數為勝,以聲宏為高,終不辨功德為何物。妄將念佛功德,當作錫箔寄庫存放,其愚誠不可及。今姑妄立一功德格曰,念佛至一分純熟,即一分功德,十分受用,即十分功德。改去一分習氣,即一分功德,改去十分習氣,即十分功德。熟在自心,自心即是寶庫。若云念至明心見性以為功德者,彼必驚怖不信。前云讀經亦是念佛,故經書不可不參究。茲守定一彌陀經而參之,當將心地與文字合參,方得利益。姑舉經中主要字眼,一一點出如左,與諸君一談,或能悟及西方意境之微妙耳。

從。 從者,指此世界而言。極樂國土,實在此土之西,以娑婆為本位。若娑婆更在極樂之西,則知極樂為東方矣。故不可執著極樂國土定在西方。

極樂。 極樂言無有為苦。此苦字,包括世間樂在內。以世間樂,終非究竟,仍歸于苦。必苦樂皆盡,方名極樂。

成就。 成就言園滿也。此指西方成就門。成就功德莊嚴也。

變化變化所作。非定指法音宣流,乃指彼土眾生,心境亦各各隨時變化,雙方感應之不同耳。

五根五力等。三十七助道品,本當一一具足,乃此經只從五根起,可見前數種,修淨土者,已無所用矣。

自然。言熏習之成就。其極樂意境,油然而生。

光明無量一段,表阿彌陀佛與十方法介眾生,同此法體,故同一光明,同無障礙。彌陀不來而來,從生不去而去。如帝珠網,光光圓融。只是有迷覺明暗之別,故不得單指彌陀一面而言也。

壽命無量一段,與上同一意義。以不生不滅之如來藏性,無聖凡,無東西,無來去也。

應當發願。應當二字,何等鄭重。今特勸告者三。

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善根福德因緣,必具足而多,少則不成就也。

若一日至七日,有三義。
(一)一日不成,至七日必成。
(二)一日至七日中,不定于何日證入一心不亂。
(三)一日至七日,日日皆如是,均指一心不亂而言。

一心。一心者,無心也。證至無生,已無可亂之物,自然一心不亂。若定執一心,以為心,此一心,仍可執以顛倒。故曰一念無念,斯名正念。

所護念經。應注意此經,是否指彌陀經。若專指此文字彌陀經,則佛未說此經以前,十方諸佛所護念者為何經乎?

已發願,今發願,當發願。若已生,若今生,若當生。此言發願時,即與往生不異,因此心量,絕無障礙。

見濁。五濁中以此濁為最難除。因眾生一切顛倒,皆從我見起。是諸病之根,百魔之首。但眾生偏不信此見為濁見也。

難信之法。難信者,
(一)疑西方有如是功德莊嚴而驚怖,故難信。
(二)疑臨終時彌陀化身接引無望,故難信。
(三)疑自己小根劣慧不能成佛,故難信。
(四)剛強眾生,難調難伏,故難信。
(五)不知自己同是毗盧佛性,雖痛切告之而不信,故難信。

作禮而去。他經末句,多言信受奉行,此則言作禮而去。此去字,乃指心嚮往之之意。此表當時聽者,皆已發願,若已生。若今生。若當生也。

以上釋經文中之應參究者竟。再言經文次第如左。
一、彌陀經文體裁,只佛獨說,無有問答,足證當時聞者皆已深信不疑。凡在法會,都入成就境界。
二、此經獨發執持名號一法門,為末世眾生修淨土者得方便依據。
三、此經單表西方為成就門,故大日即是彌陀,一門即是普門。
四、此經最重信願二字,特表難信之法,而說當發願者三。
五、此經由娑婆初發心者,至往生極樂止,層層引導,秩序井然。約之如後:
(一)點明西方極樂世界,其土有佛,號阿彌陀。
(二)說明彼土有相功德莊嚴,以為引導。
(三)由有相莊嚴,引入無相功德,使其自然發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
(四)點到光明無量,壽命無量諸要點。
(五)表明眾生生者,皆當具阿鞞跋致之資格,且必修至與諸上善人,同一意境,才能俱會一處。此俱字,最為重要。
(六)指示執持名號法。
(七)不獨口持,必須心念,至一心不亂。
(八)恐眾生偏執西方,不解十方圓融之義,故說東方亦有佛,等等。
(九)表示十方諸佛,皆同此護念。
(十)表示願力宏大,一發願,即屬往生。
(十一)說此經為世間難信之法,特表五難字。
(十二)最後表歡喜信受者,皆得究竟往生去。

上來略述經義竟。讀經者,欲求文字上之精深解義,則閱園瑛法師之講義最為明瞭暢達。但須將上述之先決條件,認識清楚。願大眾努力精進,共證無上菩提。南無阿彌陀佛。

========================================================================

附錄省元上人往生偈言

我今發願生西
痛切如喪考妣
生西何待商量
早把資糧辦起
成就如是功德
一切全賴心地
若求外緣佛引
劣慧妄計便宜
惟有一心不亂
先明根塵緣起
心既了無覓處
當下即證菩提
念佛念至無念
定慧自發元機
西方十方不二
一門普門何異
法法皆是淨土
樂小法者不知
願各精進勿退
當來決定生西

作參謁省元大師于拈花寺,前後十數次闍相談至契。師常以禪理相助,餘頓有所發,益加奮勉,皇皇如喪考妣焉。餘自十八年隨大愚阿闍黎修心中心法,蒙示禪密合參之理,益信淨土法門之微妙。蓋約持名言,六字本為密咒,約觀想言,不亂即屬禪定。是離禪密,即無淨土。而淨土又總攝禪密之妙,若淨密雙修而印以禪理,成就之大,豈可思議。此理世人信者實少,甚或疑怖,謗為魔說,不忍道也。近代諸師,其慈心化導,亦不讓古人。惜識機者少,能察機而以禪淨雙助如省師者,不易得也。省師以一通儒而入佛門,帶角之虎,得力自大。三十年前,早已桶底脫落,于法語中,得見其平生氣力。今於去時,忽留禪淨融通之理,與大眾結緣,其不欲世人執一味藥以自誤焉明矣。壬癸之交,余應南方諸仁之請說法于滬上,及寧硤各地,余亦以融通各宗為旨。余說阿彌陀心要之次,得省師寂去之耗,遂集所談,用以追念省師。曰惟老實念佛,以報省師一言知已而已。

古監官王驤陸志于印心精舍

 

法源法園法緣法圓法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