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四十二章經淺釋(一)

宣化上人主講
一九七四年於美國加州三藩市金山聖寺

前言 後漢迦葉摩騰、
竺法蘭同譯
經序
第一章 出家證果 第二章 斷欲絕求 第三章 割愛去貪
第四章 善惡並明 第五章 轉重令輕 第六章 忍惡無瞋
第七章 惡還本身 第八章 塵唾自污 第九章 返本會道
第十章 喜施獲福 第十一章 施飯轉勝 第十二章 舉難勸修
第十三章 問道宿命 第十四章 請問善大 第十五章 請問力明
第十六章 捨愛得道 第十七章 明來暗榭 第十八章 念等本空
第十九章 假真並觀 第二十章 推我本空 第二十一章 名聲喪本
第二十二章 財色招苦 第二十三章 妻子甚獄 第二十四章 色欲障道
第二十五章 欲火燒身 第二十六章 天魔嬈佛 第二十七章 無著得道
第二十八章 意馬莫縱 第二十九章 正觀敵色 第三十章 欲火遠離
第三十一章 心寂欲除 第三十二章 我空怖滅 第三十三章 智明破魔
第三十四章 處中得道 第三十五章 垢淨明存 第三十六章 輾轉獲勝
第三十七章 念戒近道 第三十八章 生即有滅 第三十九章 教誨無差
第四十章 行道在心 第四十一章 直心出欲 第四十二章 達世如幻

前言

《佛說四十二章經淺釋》不久就要出版了,宣化上人囑我寫個序。我才疏學淺,對佛法的理論研究和實證功夫都很不夠,故對這個工作,實在很不敢當。現在這裡,只能和讀者大眾來共同研討.作個引子。

根據歷史記載,《佛說四十二章經》是偉大的佛法,從印度傳到中國來的第一部重要經典著作。關於這事的因緣時節和詳細經過,上人在「淺釋」前面的釋題部分,有比較詳細的說明,非常生動有趣,讀者可以共享。

本經是一部既概括簡短,而又十分重要的經典。讀者試想:漢明帝自從永平三年某夜夢見「金人」以後,為什麼對此便念念不忘?後來經過大臣們四年多鄭重其事地歷史查考和研究分析以後,確認在西方印度有佛出世,並留有與中國儒、道之教有所不同的教理。因而明帝特地組織了一個具有十八人之多的探訪團,西去印度求法;結果在中印度的地方,遇到了二位神通廣大的高僧迦葉摩騰和竺法蘭。請問讀者:佛經種類數量浩大:真是汗牛充棟,為什麼這兩位神異高僧,會首先選擇這部《佛說四十二章經》把它傳到中國來呢?

決非偶然!讀者諸君,請您帶著這個問題,來讀一下這部經典吧!等您讀完之後,您對這個問題,便可迎刃而解了。

有些人說,這是一部講小乘佛法的經典。其實不然。這部經典,佛並不是在一個專門的法會上說的,而是在佛涅槃以後,由他的弟子們,把他一生所說的一些警句,擇要系統編集而成。也就是宣化上人所說的:這是一部「佛的語錄」。把佛所說的某一段話稱為一章,共選集了四十二段話,編集成了這部《佛說四十二章經》。因此,這部經典實在既不能說單只是小乘佛法,也不能說單只是大乘佛法;而是綜合佛一生所說的大小乘全部佛法。

這部經典,實在集結得很好,充分反映了佛說法的全部過程。從小到大,由淺入深。從小乘的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和阿羅漢四果開始,而至申述「念等本空」:「念無念念,行無行行,言無言言,修無修修」,「言語道斷,非物所拘」;強調「真假並觀」:「念非常,觀靈覺,即菩提」;以及「無著得道」:「不為情欲所惑,不為眾邪所嬈,精進無為」;進而闡明中道要義:「處中得道」「清淨安樂」;最後則歸結於佛法的根本真理:「生即有滅」以及「達世如幻」。通過有生有滅如幻如化的相對真理,而達到真實不虛、如如不動,乃至動靜一體的大乘絕對真理。

當今西方社會,雖然物質文化已達高度文明,但是一般群眾的道德墮落,物欲橫流,淫欲泛濫,以至社會紊亂,犯罪率高,精神失常者多,殺人放火,無奇不有,乃至怪病叢生,蔓延世界,單靠法治、醫治,不濟於事。在此時刻,宣化上人,隻身西來,把佛法帶來西方世界,弘揚不遺餘力,真可以說是適時之雨。

在這部經中,從第二章起,有很多章節,一再強調要:「斷欲絕求」、「割愛去貪」、「捨愛得道」、「財色招苦」、「色欲障道」、「欲火燒身」、「意馬莫縱」、「正觀敵色」、「欲火遠離」、「心寂欲除」,乃至「直心出欲」。在四十二個章節中,共有十一個(四分之一強),反復強調斷欲割愛,絕求去貪,直心離欲的問題。

由此可見,斷欲去貪對修道得道的重要性了,這也可知,上人所以要作此淺釋和出版此經的苦口婆心了。所以,實在也可以說,這部經典,真是拯救目前西方社會,乃至世界各國社會,因誤用物質文明而產生嚴重流弊的一帖良藥了。

蔡寬淨寫於柏林根市國際譯經學院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二日

佛說四十二章經淺釋

《佛說四十二章經》,這部經的名字有七個字,這七個字有通、有別。通,就是這一個「經」字,這是一個通名,佛所說一切經典的通名就叫「經」。在「經」的上邊又有一個別名,別名就是這一部經自己的名字,它一個特別的名字,和其他經不一樣的名字。這經就好像我們人都叫人,這是一個通名;人又有自己的名字,姓張的叫張某某,姓李的叫李某某,都有一個自己的名字。佛說經也是這個樣子,有通名,有別名。「佛說四十二章」是這部經的一個別名,別名媄鉹S分出來這部經是人法立題。人,佛是人;四十二章經,是法,所以叫人法立題。

這部經是佛所說的法,佛的弟子在結集經藏的時候,把它一章一章地結集在一起,這也可以說是佛的語錄,把佛所說的話,聚集在一起,成為一部經。四十二章就是四十二段的語錄。

這是最初傳到中國的經,由迦葉摩騰、竺法蘭兩位尊者用白馬馱經到中國,在洛陽那兒就造了一座白馬寺。白馬寺是皇帝造的,就是在漢明帝的時候。

漢朝時,佛法就傳到中國了,這是佛教在中國最初的一個開始。可是當時中國盛行的是道教,佛教傳到中國,道教有一些道士就生了妒忌心,對皇帝說:「佛教是假的,是外國的宗教,不是中國的,所以不應該令它在中國流傳,要把佛教趕出去!若不把佛教趕出去,就要來比較一下。」

怎麼樣比較呢?「把佛所說的經典和道教所說的經典放在一起,用火燒。誰的經典若燒了,誰就是假的;誰的經典若燒不了,就是真的。」

當時道教有一個道士叫褚善信,他是道教的首領,帶著五百個道士把道教的經典、靈文都放在一起,就祈禱太上老君說:「道德天尊哪!您一定要顯大靈感,令我們道教的經不要燒了,讓佛教的經燒了。」

當時的道士很多有神通的——有能騰雲駕霧的,有能飛天遁地的,有能隱形的。隱形就是你這麼看著,他在前面這兒,忽然間就沒有了!這麼樣有本事的道士都有。他能藉著遁法——奇門遁甲就逃跑了,藉著道教這種的符啊、咒啊,就有很大的神通。

可是這時候用火一燒,怎麼樣呢?佛教的經典都沒有燒著,都放光!佛的舍利也放五色的光,經典也放光到空中,好像太陽照耀世間似的。

而道教的經典呢,一燒就燒著,都被火燒沒有了。能騰雲駕霧的,也不能騰雲了,也不能有神通了;能飛天的,也不能飛天了;遁地的,也不能遁地了;能隱形的,也不能隱形了。他們的符咒也都不靈了,沒有功效了。這時候,道教的經典都被燒了,褚善信和費正清這些道士當場都氣死了,他們這些徒弟也當場把頭髮都剃去,有二、三百人都做了和尚。所以這是最初佛教和道教鬥法,把道教鬥失敗了。

之後迦葉摩騰、竺法蘭這兩位尊者就踴身虛空,現十八變,身上出火,身下出水;身下出火,身上出水;在虛空堥姜禲F在虛空婼鷁蛜恅情A在那兒現種種的神變。當時這一班人,連皇帝也都一起信了佛教,所以這一部經是很重要的。最初佛經傳到中國,就是這一部經,所以今天和大家共同來研究這一部經典。

現在先講一講這個「佛」字,「佛」是梵語,具足叫佛陀耶,翻譯成中文是覺者。覺有三種:自覺、覺他、覺行圓滿。

自覺和凡夫是不同的,凡夫是不覺。二乘人他能自覺,自己覺悟了,所以和凡夫不同。二乘人雖然能自覺,而沒有覺他,你若再能覺他,這又和二乘人不同,這就是菩薩了。菩薩既能自覺,又能覺他;既能自利,又能利他。他看一切眾生都平等,所以他自己覺悟了,也願意一切眾生都覺悟,這叫覺他。菩薩雖然能覺他,可是沒能做到覺行圓滿。佛是既能自覺,又能覺他,覺行都圓滿了,因為三覺圓滿,所以就成佛。

「說」,這部經是佛說的。「說」的意思是悅所懷也,什麼叫悅所懷呢?就是把自己心堜疻w喜的事情說出來,就覺得更歡喜了。

「四十二章」,這部經有四十二章,就是四十二段佛的語錄,也就是佛所說四十二章的佛法。

「經」,這一個字具有貫、攝、常、法四種意思。「貫」就是貫穿所說義,好像一串念珠似地貫穿上了,把經的道理一個字、一個字貫穿在一起,這叫貫穿所說義。「攝」是攝持所化機,攝持所化的一切眾生。怎麼叫「常」呢?古今不變曰常,過去也不變,現在也不變,將來也不變,古今都不改變,這叫常。「法」,三世同遵曰法。三世就是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三世都遵照這個法去修行,所以叫貫、攝、常、法。

此外又有「湧泉義」,好像水從地奡擖X來了。「繩墨義」,經就好像木匠用來畫直線的東西,是一條繩,上面沾了墨,這比喻經是法的準繩。經還有很多種的意思。「經」,就是教人修行的方法。又有一個「徑」的意思——是修行的一條道路。以上是《佛說四十二章經》經題簡略的意思。

後漢迦葉摩騰、竺法蘭同譯

這是佛教堻怐黺リJ中國的一部經。傳入中國後,必須要有人翻譯,所以在後漢時,由「後漢迦葉摩騰、竺法蘭同譯」。迦葉摩騰是一個人;竺法蘭,又是另一個人,他們兩位都是中印度的人,一同翻譯這《四十二章經》。

後漢就是東漢。漢朝有東漢、西漢。東漢明帝永平三年(當時皇帝的年號叫永平,在第三年的時候),這一年是庚申,漢明帝作了一個夢,夢見有一個金人,這個金人頭頂上,有一種光,這光是一種圓的光。他從空中飛來,飛到漢明帝所住的殿。第二天漢明帝就問這些文武百官,這時有個太史叫傅毅對皇帝說:「我聽說在西印度有一種神,一般人給這個神起個名字叫「佛」,現在陛下您所夢見的,一定就是佛了!」這時候有個博士叫王遵,也向皇帝說,周朝留下一部書,這書叫《異記》,有什麼奇怪特異的事情,都在這書上記載著。這書記載什麼呢?在周書上說佛誕生於周昭王二十六年,這一年叫甲寅。這時候江河泛溢,江啊、河啊,水都漲了,流到河外邊去了;大地也都震動了。這是佛出生的時候,有江河泛溢,大地震動的瑞相。又有五色光,在天上有個太微星,五色的祥光,就貫這太微星。當時有個太史,(太史就是管天文學的,也是管算數的。)他的名字叫蘇由。他用《易經》來占卦,一占就占到乾卦,得到九五,乾卦九五是「飛龍在天」。得這一卦,他就知道這是西方有大聖人出世。在印度,這個聖人傳一種教法,這種教法在一千年以後,就會傳到中國來,這是太史蘇由占算的結果。

這時候,周昭王就命令人把這事情刻在石頭上,記載下來,並將這石頭埋在城南邊的一個地方,預備將來看看是不是會這樣子,一千年以後是不是那種教法會傳到中國來?

後來在周穆王的時候,天地又都震動了,有白虹十二,十二道白虹,就是《楞嚴經》上虹霓那個虹。白色的虹貫日,白天有這麼十二道白虹貫者太陽。佛圓寂的時候,雖在印度,但中國也都看見了。所以佛出世,這不是偶然的。佛在印度出世,中國江、河都泛濫了,水很大的,所有大地都震動了。佛圓寂的時候,在天上又有十二道白虹貫日,當時有個太史叫扈多,他又用《易經》來占算,他

知道這是西方印度的大聖人入滅了。周昭王二十六年,歲次甲寅出生的大聖人,現在入涅槃了,這是佛的出生和入滅,雖然印度離中國這麼遠,但是中國也都知道,中國人當時也有會算數的,都知道這情形。

從周穆王到後漢明帝時,大約有一千年左右了,所以漢明帝作夢,夢見佛。在永平七年的時候,這一年的歲次是甲子。皇帝就命令蔡愔和秦景、王遵三人帶著十八個人,到印度去求佛法。在中印度就遇到迦葉摩騰和竺法蘭,他們兩位就和蔡愔、秦景、王遵回到中國來,這時候是永平十年了。因為他們來的時候用白馬馱經,所以漢明帝就造一個白馬寺,他們回來的這一年叫丁卯。

等到永平十四年五月一日,就有中國五嶽山(編按:五嶽山是東嶽泰山、西嶽華山、南嶽衡山、北嶽琱s、中嶽嵩山)的道士來障礙佛教,這就是前面講的把經燒了,結果道教的經都給燒了,佛教的經沒有燒,佛的舍利就放五色的光,到空中結成好像一個傘蓋似的,罩著所有的大眾,大眾見到這情形,就都相信佛教了。

經序

世尊成道已。作是思惟。離欲寂靜。是最為勝。住大禪定。降諸魔道。於鹿野苑中。轉四諦法輪。度憍陳如等五人。而證道果。復有比丘所說諸疑。求佛進止。世尊教敕。一一開悟。合掌敬諾。而順尊敕。

「世尊」:就是釋迦牟尼佛,這是佛的十號之一。「成道已」:就是在菩提樹下,夜睹明星而悟道的時候。「作是思惟」:他作這麼一種想。「離欲寂靜」:他想:「先應該度哪一個呢?先應該做什麼呢?」離欲,就是沒有這種欲念,沒有這個染污法。寂靜就是清淨,無所作為,在那兒如如不動。「是最為勝」:這是最殊勝的,最不可思議的。

「住大禪定」:在這大禪定埵穔菕A這是最為殊勝。能住大禪定,所以也就能「降諸魔道」:這一切的魔王外道也能降伏了。

「於鹿野苑中」:佛作是思惟觀察,看憍陳如這五個人應該先得度,所以他就到鹿野苑中,「轉四諦法輪」:四諦就是苦集滅道。苦,是世間之果;集,是世間之因;滅,是出世之果;道,是出世之因。苦集滅道,這叫四諦法。

佛成佛之後,先說《華嚴經》度法身大士。因為看凡夫還都不能接受這個大法,所謂「有眼不見盧舍那,有耳不聞圓頓教」,所以才又到了鹿野苑,這個鹿野苑在以前有兩隻鹿王,在那兒教化鹿群,所以就叫鹿野苑,這在講

《楞嚴經》的時候,講得很清楚,願意知道這個么案,可以到《楞嚴經淺釋》上查一查。

這時候,馬勝、小賢、摩訶男、憍陳如和十力迦葉,他們都在鹿野苑修行,這五個人以前都是和佛在一起的,也是佛的親戚。馬勝、小賢、摩訶男是佛父黨的親戚;憍陳如和十力迦葉是佛的舅舅,是母親的親戚。他們五個都是佛的父親派去侍候佛的人。可是憍陳如和十力迦葉受不了苦,就先走了。以後馬勝和小賢、摩訶男,他們三個人又看見佛吃天女送的粥,說佛不能修苦行,也跑了,都到鹿野苑去了。

佛成道,就先去找這五個侍者,先去度這五個人。佛成道,說《華嚴經》之後,觀察一切應該度的機緣,應該度的眾生,知道憍陳如他們五個人應該先得度,所以佛就到鹿野苑媄銦A轉四諦法輪,轉,是輾轉;四諦,就是苦、集、滅、道;法,是方法、法則;輪,因為佛所說的法,是從心性媄銢y出來的,流到眾生的心媕Y,令眾生反迷歸覺,所以這叫輪。輪以摧伏為義;摧,是把它摧破了;伏,是降伏。摧,是無堅不摧,越堅固的,越把它摧壞了。也就是能將堅固的外道、堅固的魔王破了,這是輪的意思。

轉四諦法輪,是這個世界最先有佛法的時候。轉法輪合有三轉,三轉四諦法輪。第一轉是示轉,,示就是指示你,因為你不懂,那麼我要指示你,我要告訴你,這叫示轉法輪。怎麼叫示轉法輪?就是指示這四諦法都是什麼。示轉又叫初轉,就是一開始轉法輪,就說「此是苦,逼迫性」。怎麼逼迫呢?這種苦很厲害的,令你連氣都透不過來,氣都不能喘了。壓迫著你,這是逼迫性,逼迫得很厲害。苦,什麼苦呢?就是三苦、八苦、無量諸苦這些苦。

三苦就是苦苦、壞苦、行苦。什麼叫苦苦呢?苦苦就是苦上更苦,苦中加苦,所以叫苦苦。這是什麼樣的人呢?就是那貧窮的人,很貧窮的,吃也吃不飽,穿也穿不暖,所謂受餓、受凍。有一間木頭房子,晚上可以睡覺。雖吃不飽、穿不暖,但有個地方可睡,這還算不錯啦!可是打了颶風,或者下了大雨,把房子打爛了,也沒有得住了。既然吃不飽、穿不暖,又沒有地方住了,你說這是不是苦?

或者有地方住,也可以吃飽,但沒有衣服穿,這也是苦中之苦。或者有衣服穿、有地方住,但沒有飯吃,這也是苦中之苦。所以這叫貧窮的困苦,貧窮困苦是不容易受的,這逼迫得很厲害。

那富貴就沒有苦了嗎?殊不知富貴有壞苦。很富貴的,很有錢的,被土匪綁架去了。土匪看你這身家值多少錢,譬如你財產有五百萬,他就要你六百萬,你借也要借一百萬塊錢,給土匪,給綁票的,這豈不就是壞了呢?把富貴壞了,這叫富貴壞苦。

沒有貧窮困苦,也沒有富貴壞苦,但這一生由少而壯,由壯而老,由老而死,念念遷流,念念不停,有行苦,所以這叫三苦。

八苦,就是:

(一)生苦

(二)老苦

(三)病苦

(四)死苦

(五)愛別離苦

(六)怨憎會苦

(七)求不得苦

(八)五陰熾盛苦

除了這苦而外,又有無量諸苦,所以說此是苦,逼迫性。

「此是集,招感性」,這個集就是集聚煩惱。集聚煩惱這是一種招感的。你內媄鉿雪迡o,外邊煩惱才來;你內媄鉿陶g瞋癡,外邊這不如意的事情才來了,所以說此是集,招感性。

「此是滅,可證性」,說這寂滅為樂,這是可證的。此是滅,可證性,可以證得這寂滅之樂。

「此是道,可修性」,這個道是戒定慧的道:戒道、定道、慧道。戒定慧這個道,要是往多了說呢,就是三十七道品。七菩提、八正道、五根、五力、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合起來就是三十七道品。道是可修性的,你可以修道,這是初轉四諦法輪,也就是示轉。

第二是勸轉四諦法輪。佛說:「此是苦,汝應知;此是集,汝應斷;此是滅,汝應證;此是道,汝應修。」這是勸轉。勸其他人來修四諦法,這叫勸轉。

第三是證轉四諦法輪。證,就是說我不是單單教你們要知苦,要斷集,要慕滅,要修道。我告訴你們:「此是苦,我已知」,我已經知道啦!「此是集,我已斷」,因為這集是煩惱,我已經斷煩惱了,不是說我教你們斷,我不斷。因為我斷了,覺得自在,所以我教你們也來斷煩惱,知道這苦。「此是滅,我已證」,這寂滅之樂,我已證得,所以我現在才告訴你們,也應該證得這寂滅之樂。「此是道,我已修」,說苦集滅道這個道,我已經修好了,我已經不需要再修了。那麼現在我希望你們也都知道「知苦、斷集、慕滅、修道」這個法。

「度憍陳如等五人,而證道果」:在「說四諦法的時候,憍陳如(阿若憍陳如)即刻就證果了,所以叫解本際,又叫最初解,這是憍陳如初證聖果。在三轉四諦法輪的時候,憍陳如最初聞到佛所說的法就開悟了。

憍陳如怎麼先開悟呢?這是佛在過去因地的時候,做忍辱仙人,歌利王把他四肢都給割斷了,問他:「瞋恨不瞋恨?」他說:「不瞋恨!」歌利王說:「有什麼證明你不瞋恨呢?」他說:「我若瞋恨,我這四肢就不能恢復如初;若不瞋恨,被你所剁斷的還會長出來。」

說這話之後,四肢又都長出來了。然後忍辱仙人就發願說:「我成佛的時候,要先度你,因為你是我的善知識。」

在過去生中,憍陳如就是歌利王;忍辱仙人就是今生的釋迦牟尼佛。所以佛成佛了,一看,我應該先度誰呢?應該先度剁我手腳的這個人,所以到那兒給他一說法,他就開悟了,這是憍陳如。

其次佛又說持戒、布施,怎麼樣布施?怎麼樣修持戒律?怎麼樣能升天?就呵斥欲,說:「有欲念,是不對的,是不乾淨的,離欲才能清淨,得到真正的快樂。」在這時候阿濕婆(馬勝比丘)和跋提(小賢)兩個人也開悟了,這是第二個開悟的。

第三個就是佛又說種種法門的這個時候,拘利和十力迦葉也都開悟了,這五位先出家做比丘,最先開悟證得四果阿羅漢,所以說度憍陳如等五人而證得道果了。

「復有比丘所說諸疑」:又有其他的比丘,以後向佛請法,來問他們的疑難,問他們所不明白的道理。「求佛進止」:請佛決定他們是可以向前修行?還是停止?求佛給他們一個決定的選擇。那麼「世尊教敕,一一開悟」:佛有教敕。教,教化;敕,敕令,就是給他們命令。佛給他們開示教化,他們每一個比丘都開悟了,以後「合掌敬諾」:合起掌來恭恭敬敬而應諾,應諾就是秉承佛教去修行了。「而順尊敕」:隨順世尊所教的道理去修行。

本來我以為每個人都懂了,所以在講經的詩候,就把這「比丘」忽略過去了,想不到還有人不太懂。

「比丘」是梵語Bhikshu,翻譯成中文有三個意思:

(一)破惡

(二)怖魔

(三)乞士

因為有三個意思,若只翻譯為「乞士」,就沒有「破惡」、「怖魔」了;翻譯「破惡」,就沒有「怖魔」、「乞士」了。因為有三種意思,所以多含不翻,這是五不翻之一。

翻譯經典,有五種不翻:

(一)多含不翻

(二)尊重不翻

(三)此方無不翻

(四)順古不翻

(五)祕密不翻

保留「比丘」兩個字,就因為它有多含不翻的意思。這三種意思:

(一)破惡:我們有煩惱,這就是惡,所以叫破惡。

(二)乞士:乞士者,就是上乞法於諸佛,下乞食於眾生的意思。乞法於諸佛,增長慧命;乞食於眾生,給眾生種福田。

(三)怖魔:在受比丘戒,登比丘壇的時候,得戒和尚問:「你是大丈夫否?」你答:「是大丈夫。」這一答是大丈夫,天魔外道就都恐怖了,所以叫怖魔。

出家做沙彌的時候,必須要知道沙彌是什麼意思,比丘是什麼意思。出家之後,比丘必須要知道怎麼樣破惡,怎麼樣斷煩惱。破惡就是斷煩惱,我們人的煩惱是最惡的。人修道啊,這人有道沒有道,你就看他有沒有脾氣,就知道了。有脾氣的人,他就沒有修道;修道的人他什麼事情都能忍耐得下,誰罵他,也能忍;誰打他,也能忍;甚至於殺他,也能忍,這都要能忍的。能忍,還要有智慧,還要能認識。所以,這比丘是出世的一個相,他能以斷惑證真,斷三界的惑,證阿羅漢果。

這埵陪荍怳l以前學佛法,學了四、五年,到現在才跑到金山聖寺來,他找了那麼多年,才找到金山聖寺,這都是不容易的一件事。外邊很多人都是各處跑,去研究佛法,都找不著真正的地方。所以,我們這兒,各位在金山聖寺的人,不要以為這是很容易的一件事,金山聖寺是很不容易進來的,所以你們各位應該特別注意。

第一章 出家證果

佛言。辭親出家。識心達本。解無為法。名曰沙門。常行二百五十戒。進止清淨。為四真道行。成阿羅漢。

這是四十二章的第一章,這是說的沙門可以證阿羅漢果。

「佛言,辭親出家」:出家,按照佛法,必須要得到父母的許可。不像美國這個國,過了十八歲以後,就自己有自由了,你願意做什麼,就做什麼。以前在印度和中國,佛教因為隨順國家的風俗,必須要向父親、母親說明白,告辭說:「我出家去了」,這叫辭親。出家,就是把身心性命都奉獻給三寶,永遠不再做世俗人的事了,這叫辭親出家。辭就是辭別父母,辭親出家,就是親近三寶,到佛法僧道場媄銗X家了。

這出家,有出世俗家。世俗,就是一般世間的家庭。每一個家庭都有它的麻煩,在眷屬媄銦A常常互相爭吵,沒有什麼真正的快樂,所以要出這個世俗家,也就是火宅家。所謂「三界無安,猶如火宅」,所以也叫出三界家,出欲界、色界、無色界這個家。又叫出煩惱家,因為在家的人都有煩煩惱惱,沒有真正的快樂,所以就想要出家。出家之後,必須要斷煩惱,發菩提心,這才是出家。

「識心達本」:識自本心,認識自己的心。你要知道:「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心外無法,法外無心,心、法是一個的。你若知道這個法外無心,你就明白這個遍計執性,這就叫識心。達本,達本是你若明白了這心性本來沒有實體,沒有形相的,你明白這個道理了,你就會明白依他起性是虛幻的。遍計執性本來是空的;依他起性也是虛妄的、虛幻的,沒有什麼實在的,這叫識心達本。

「解無為法」:解無為法是你明白了真如的法:真如和一切法,不是一個,但是也不是兩個。你若明白這道理,真如和一切法是不一不異。明白了這個道理,你就會明白圓成實性,悟得本體,所以這叫解無為法。

「名曰沙門」:你能這樣子辭親出家,識心達本,解無為法,才夠得上一個沙門的名字。沙門是梵語,翻譯為勤息,就是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我們出家之後,不要勤修貪瞋癡,息滅戒定慧。若一天比一天沒有智慧,一天比一天愚癡,這叫勤修怎麼樣貪,勤修怎麼樣瞋,勤修怎麼樣癡。天天都對貪瞋癡啊,放不下;戒定慧呢,拿不起來。對研究怎麼樣來修行,怎麼樣持戒,怎麼樣修定,怎麼樣修慧,都不管它。自己的煩惱一天比一天多,這是什麼原因?這就是自己前生的業障太重了。你那個業報太重,追著你,教你不發菩提心,教你盡看人家的不對。一天到晚總是覺得我自己比誰都好,甚至比我師父都好,我師父都不如我了,你看我多有本領!可以說是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這樣子一定會墮落的。

我很多次看見我們這兒的出家人,連合掌都不會,合個掌都是亂七八糟的,這合掌必須要當胸,你這人合掌卻合到眼睛那個地方去了。合掌要合十,這麼合掌當胸,沒有一個人合掌合得這個樣子,這叫個什麼!出家這麼多年,連個合掌都不會,叩頭也不會,上支香也不會,啊!真是可憐哪!你就是自己不會,你要看看人家那個老參,他這合掌怎麼樣子合法。

講沙彌律的時候講過,說手指頭不要插到鼻孔堙A為什麼手指頭會插到鼻孔堙H就因為你合掌合得太高了,手指頭才會搆到鼻子。合掌是合掌當胸,不是當口,不是當鼻,也不是當眼睛,合著掌要在胸前。那麼,連這一點都不明白,你說那其餘的怎麼可以修道呢?修道更不明白。修道最不能馬馬虎虎的,馬虎一點,也就不能成功,差之絲毫,就謬之千里。

沙門「常行二百五十戒」:常行就是常常依戒來修行,不犯戒,這是增長你的戒學。「進止清淨」:進,是向前去做;止,是停止。不論你做什麼,或者不做什麼,都要清淨,不要有染污法。

「為四真道行」:四真道行,是苦集滅道這四諦法,也就是要勤修四諦法。「成阿羅漢」:成就阿羅漢果。阿羅漢就叫Arhat,是梵語,翻譯成中文有三個意思。因為它有三個意思,屬於多含不翻,所以就保留阿羅漢(Arhat)的音。保留梵音,這叫翻字不翻音。字,翻譯成漢字;音,還是保留梵語的音。阿羅漢有三個意思:

(一)殺賊:阿羅漢是很厲害的,哪個地方若有土匪,他就殺土匪去,那麼說:「他是不是犯戒了呢?這一定犯戒的。」但這個殺賊,不是殺外邊的賊,是殺媄銂熒迡o賊,這外邊怎麼會有賊?就因為媄鉿雪迡o賊,有貪瞋癡的賊。有貪心,這是個賊;有瞋心,這是個賊;有癡心,這也是個賊。要把這些賊殺了,所以第一是殺賊。

(二)應供:應該受人天的供養。證果的阿羅漢是開悟的聖人,人若是供養阿羅漢,那是得福無量無邊,沒有法子計算的。比丘是阿羅漢的因,阿羅漢是比丘的果,在因地做比丘的時候,因中叫破惡,果上就叫殺賊;因中叫乞士,果上就叫應供;因中叫怖魔,果上就叫無生。

(三)無生:怎麼叫無生呢?就是了生死了,沒有生死這種苦了,可是他了的是分段生死,變易生死他還沒有了呢,所以只成阿羅漢。你能修二百五十戒,這就是成就你的戒學;能進止清淨,這就是成就你的定學;修四真道行,這就是成就你的慧學。戒定慧修成了,貪瞋癡就破了;破了貪瞋癡,所以證阿羅漢果。阿羅漢有四種:初果阿羅漢、二果阿羅漢、三果阿羅漢、四果阿羅漢。證得四果阿羅漢,這樣才正式了生死了。

阿羅漢者。能飛行變化。曠劫壽命。住動天地。

「阿羅漢者」:怎麼叫阿羅漢呢?方才說的四果阿羅漢,到這種阿羅漢的位置上,不需要再學了,這叫無學位;初果到三果,都叫有學位。四果阿羅漢又叫證道位,二果和三果叫修道位,在這地位是修道,初果叫見道位。

在本經後邊說:「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你特別要小心,不要相信自己的意念,你自己的意念不可以相信的。證四果阿羅漢乃可信汝意,你什麼時候證得四果了,那時候才可以相信你自己的意思。

證得四果阿羅漢的聖人,他沒有欲愛,欲愛都斷了。四什麼證明他證得四果?因為四果的聖人,他走路的時候腳不沾地,離開地總有三分那麼高,因為這樣子他才不會把蟲蟻踩死。他不像我們人走路,會踩死蟲子、螞蟻,他不會踩蟲蟻的,由這就證明他是證果了。不單是證四果能這樣,證初果就能這樣子,所以說「能飛行變化」:證四果阿羅漢的人,他願意到什麼地方去,就可以到什麼地方去,能變化無窮。所以我在臺灣時,那位廣欽老修行,我請他到美國來,他就指指他的心,說他隨時都可以來的。來是可以來,他自己知道他來了,旁人還沒有知道他來,除非開眼的人,可以看見他來了。

可是證了四果阿羅漢,不單精神能到任何的地方去;就這個肉體也可以去的。隨便可以去,不需要買飛機票,就可以在虛空堮行,所以能飛行變化。阿羅漢有十八變,這些變化都是不可思議的。

「曠劫壽命」:曠劫就是長遠的劫,也就是無量劫。證得四果阿羅漢,願意活多久,都可以的,沒有問題的。他這身體壞了,實在老了,他又可以換一個身體。他換身體,也很容易的,所以叫曠劫壽命。

證得四果阿羅漢的人,那時候就生死自由了,真正得到自由了,願意活著,就活著;願意死,什麼時候都可以死。願意站著死,就站著死;願意坐著死,就坐著死;願意走路死,就走路死;願意睡覺死,就睡覺死。很自由的,沒有任何人能管得了他,所以叫曠劫壽命,又叫無生,無生就是這個道理。無生,也不滅了,不生不滅了。

「住動天地」:阿羅漢所住的地方,無論天神地衹都受他的感動,都受他的教化,這叫住動天地。他住在什麼地方,都有天龍八部常來護法。若有一個阿羅漢在這個地方上一住,那地方就很平安了,沒有狂風、暴雨、地震、山崩、海裂、海嘯,這種種的災難都沒有了。因為護法善神時時都擁護他,令他一切都得到吉祥。但有時也會有不吉祥的事情,這都是業感所現,偶爾有這個情形。因為在因地修行不圓滿,在果地的時候就會受到磨難,所以說「修福不修慧,象身掛瓔珞;修慧不修福,羅漢應供薄。」有的時候阿羅漢也沒有飯吃,化緣乞食也沒有人供養,這就因為在因地的時候,只知道修慧,不知道修福,所以證阿羅漢果後,很沒有福報,很少人供養。

住動天地,又有一個說法,說阿羅漢的一行一動,無論他做什麼,天地都為之震動。那麼以上這是阿羅漢簡單的解釋。

次為阿那含。阿那含者。壽終靈神。上十九天。證阿羅漢。

「次為阿那含」:四果阿羅漢證的是無學位,三果阿那含是有學位。二果斯陀含,他斷了欲界六品的思惑,還有三品的思惑沒有斷。「阿那含者」:阿那含把欲界的三品思惑都斷了,所以就證三果阿羅漢。沒斷這三品的思惑,就是斯陀含。

「壽終靈神」:阿那含壽命終了的時候,他的靈性,就是他那個中陰身,這個靈神做鬼時就叫中陰身,若是屬陽就叫靈神,這個也就是靈魂,也就是那個靈性。「上十九天」:因為他生死未了,所以靈神上十九天。從四王天數上去,數到無煩天,這無煩天就超過了十九天,他在十九天以上,「證阿羅漢」:證阿羅漢果了,所以他的名字叫不來果,不來是不到人間來了,這是阿那含這個三果阿羅漢。

方才聽到說阿羅漢住的地方沒有一切的災難,有人生出一種懷疑,懷疑阿羅漢住的地方不平安,這個我不答覆你。我現在舉出中國虛雲老和尚,他一生的感應。他在南華寺住的時候,日本用飛機投炸彈,投了幾個都不響,沒有爆炸。有人說這是碰上了,就是碰上,你也要碰得上啊!你若碰不上,那又怎麼講呢?所謂碰上就是恰恰遇著那個炸彈不會爆炸,是這麼樣的意思,但是旁人怎麼沒有碰上?怎麼單單南華寺那兒碰上?

還有,虛雲老和尚在雲南雲棲寺傳戒的時候,那樹上都開蓮華,那麼他沒有到的地方,怎麼沒有開蓮華呢?那草葉、菜葉上都現出佛像來,這一種的感應力量,人還不認識,逐以為這只是一時的祥瑞。虛老在南華寺時,死了幾百年的柏樹,又活了,又生出枝椏來,這都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好像那白狐狸也來皈依,這一切一切都是不可思議的情形。不過當時一般人還都不太認識,等虛老圓寂了,人人才都讚歎,都說虛老是證果的聖人,是菩薩再來。啊!人就是這樣子,對面就會錯過去,錯過去,又後悔了,人就是這麼樣一種奇怪的動物,愚癡的動物。

現在我在美國,我要造活佛,造活菩薩,造活阿羅漢,造阿那含,造斯陀含,造須陀洹。我們誰若是能去欲斷愛,誰就有份的;誰若不能去欲斷愛,還是一點出息都沒有,那就沒有辦法。所以一切唯心造,人啊!你願意做鬼,就做鬼;願意做佛,就做佛;願意做人,就做人;願意做畜生,就做畜生,看你的心往哪一條路上走。

《十法界不離一念心》這一本書,你們不要把它看得那麼簡單,將來在一千年以後,或者有很多人會看這本書而開悟的。那麼這是將來的事情,現在我們誰開悟不開悟,不知道的。

次為斯陀含。斯陀含者。一上一還。即得阿羅漢。次為須陀洹。須陀洹者。七死七生。便證阿羅漢。愛欲斷者。如四肢斷。不復用之。

「次為斯陀含,斯陀含者」:二果的聖人叫斯陀含,斯陀含是梵語,譯為一來果,這是修道位上的聖人。「一上一還,即得阿羅漢」:怎麼叫一來呢?他一來天上,一來人間,所以叫一上一還,他一上就上到天上。那麼他斷了欲界的六品思惑,什麼叫思惑呢?思是思想,也就是分別。單單這個「思」,沒有一個「惑」字,那麼這思想也有清淨的,你用智慧來分別,這不叫思惑;思惑就是迷了,不明白了。因為不明白,所以就想這個不明白的事情。

好像遍計執性。例如晚間,你見到一條繩,因為你不認識它,你就想:「哦!這是一條蛇啊!」這叫遍計執性。為什麼你想這一條繩就是蛇呢?因為你依照這一條繩,而有遍計執性,這繩就是依他起性。你把繩拆開了,這繩本來是麻,不是蛇,這是圓成實性。

欲界有九品思惑,三果是斷了欲界後三品的思惑。若斷了欲界前六品思惑,就證二果阿羅漢;若不斷這六品思惑,就不能證得二果。他一到欲界天,一來人間,所以叫一來果。等一來,他就證羅漢果了,了生死了。

其餘就是初果,初果阿羅漢,「次為須陀洹,須陀洹者」:這須陀洹也是梵語,翻譯過來呢?就叫入流,也叫預流,也叫逆流。入流,就是入聖人的法性流;逆流,就是逆凡夫的六塵流。六塵是色、聲、香、味、觸、法六塵

。證了初果,斷了見惑。我們人有一個見惑,一個思惑,見也迷惑,思也迷惑;這兩種惑,就把人支配得糊塗了。所以你若想真正開悟,就要把這兩種惑斷了,見惑也要斷,思惑也要斷。

什麼叫見惑呢?對境起貪愛,這叫見惑;迷理起分別,這叫思惑。見,你看見了,看見就被這個事物所迷了。被它迷,就隨這個境界轉了;隨境界轉,就生出一種貪心來,生出一種愛心來。貪,你生出貪心,就有所執著;你生出一種愛心,就放不下。你執著,放不下,這就不能證聖果;你想證聖果,就要把見惑斷了。見惑有多少呢?有八十八品那麼多。能把見惑斷了,就證初果須陀洹,須陀洹是初果的聖人。怎麼又叫預流呢?預就是參加了,也就是得到的意思。預流是得預聖流了,和聖人在一起了,這叫預流。

「七死七生」:證初果的聖人,還有七番生死,這七番生死了了,「便證阿羅漢」:然後才能證四果阿羅漢,到生死了了這種地步。七番生死,這是說的你到了欲界上上品,貪、瞋、癡、慢,任運而斷,在這時候就能了二番的生死。在欲界上中品時,了一番的生死;欲界的上下品,又能了一番的生死;在欲界中上品的時候,也能了一番的生死;在欲界中中品、中下品的時候,又能了一番生死。在欲界下上品、下中品、下下品,總共了一番生死,所以叫七番生死。這七番生死了了,然後才證得阿羅漢果。證了阿羅漢果,分段生死了了,這是按照很自然的道理來講。若是特別的情形,有特別的根器來修行呢,那又不一定的,或者由初果就直接證得四果了,如鳩摩羅什的母親是由初果證二果。所以這證什麼果都是不一定的。

三界的見思惑,雖然有那麼多品,有那麼多的種類,總而言之,最令人顛倒的,就是一個愛,和一個欲。這愛和欲,把所有的人都支配得顛顛倒倒,明明知道它不對,還要去做;明明知道它對,卻不要去做,人就是這麼奇怪的動物。明明知道不好,沒人教他去做,教他不要做那個,他一定要做;明明知道好,教他那麼樣做,他還不那麼樣做,啊!總是不聽的。為什麼呢?就是因為愛、欲兩個字把人支配得顛顛倒倒。

「愛欲斷者」:你若能把愛欲斷了,那一定會成道業的。「如四肢斷」:所以這文上才說愛欲斷了,就像人四肢斷了似的,「不復用之」:你斷愛、斷欲,就像斷手和腳似的,把手腳都剁去了,不能再用了。你愛欲斷了,也應該像手足斷了一樣,不能再用了。所以經文上說,須陀洹七死七生,便得阿羅漢果。愛欲斷者,你這愛和欲斷了,如四肢斷,就好像手、腳被割斷了一樣,不復用之,不能再用了。你要有這樣的決斷心,不是這麼樣當斷不斷。當斷不斷,必受其亂。你想要斷又不斷,不斷又要斷,這是叫仁柔寡斷。仁柔寡斷,就是沒有一定的智慧,沒有真正的智慧,所以才當斷不斷的樣子。好像女人似的,什麼事情想這樣子,又不這樣;不想這樣子,又想這樣子。這麼一點主意也沒有,一點宗旨也沒有,這對於修道上是很不相應的。修道的人應該要有頂天立地的志氣,斬釘截鐵的決心,才可以修道的。

第二章 斷欲絕求

佛言。出家沙門者。斷欲去愛。識自心源。達佛深理。悟無為法。內無所得。外無所求。心不繫道。亦不結業。無念無作。非修非證。不歷諸位。而自崇最。名之為道。

這第二章是說無修無證的。

「佛言」:佛又說了。「出家沙門者」:想出三界家,做沙門的人,要怎麼樣子呢?要斷欲。前邊說欲愛斷者,好像斷這四肢似的,不復用之。所以「斷欲去愛」:愛也沒有了,這時候,你「識自心源」:你認識自己心的本體了。「達佛深理」:明白佛最深的這種理。「悟無為法」:佛最深的這種理是無為而無不為,是無為法。「內無所得」:你若往自己來講,無所得,無智亦無得。「外無所求」:向外呢,也無所求了。內無所得,這是無為法;外無所求,這也是無為法。所謂:

知事少時煩腦少,

到無求處便無憂。

你達到內無所得,外無所求這種境界上,是「心不繫道」:你這心也不一定說是要修道,但總是在修道上。「亦不結業」:但是也不造業,不造一切惡業。

這時候「無念無作」:你沒有一切的妄念了,只有一個正念。所以一個妄念也沒有了,這叫無念。一點虛妄的行為也沒有了,這叫無為、無作。「非修非證」:這時候所作已辦,已經修到了極點,所以無可修了。修無可修,這叫非修。證無可證,已經得到道的本體,已經證果了,不用再證了,這叫非證。

「不歷諸位」:最初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這一切的位置都不必經歷,豁然間就超越了。「而自崇最」:而自己這種的果位是很崇高的。「名之為道」:這叫什麼呢?這是一個得道的沙門,他就是這樣子的。

第三章 割愛去貪

佛言。剃除鬚髮。而為沙門。受道法者。去世資財。乞求取足。日中一食。樹下一宿。慎勿再矣。使人愚蔽者。愛與欲也。

這是四十二章經的第三章,讚歎頭陀的勝行,你能行頭陀這種殊勝的行,才能證道果。

「佛言」:這是佛說的話,佛說了什麼呢?說「剃除鬚髮」:出家人把鬚也剃去了,頭髮也剃去了。「而為沙門」:而做為一個沙門,這就是出家人。「受道法者」:受道就是修道的這個人,要把道受之於心,也要修法。修道法的這種人,要「去世資財」:把世間的財都不要了它,所以我們這兒有幾個出家人持銀錢戒,這是最好的,這就是去世資財。世間爭鬥都因為財而發生的。你看!國與國戰、家與家爭、人與人鬥,這互相都是因為利。你能去世資財,把世間這一切貴重的東西都不要了。

「乞求取足」:每一天托缽乞食,吃飽了就算了。乞求,去托缽乞食。取足,吃完了就夠了,也不貪,也不多吃。「日中一食」:只是一天吃一餐。「樹下一宿」:住就在樹下住。同一樹下只住一宿,最多不超過三宿。「慎勿再矣」:你要謹慎,不要再多求了。再矣,就是不要再多求其他的東西了。

「使人愚蔽者」:使人愚癡,這就好像心堨秅F草似的,被草、石頭給壓住了。愚蔽是愚癡蒙蔽,蔽就好像太陽光被雲遮上了一樣,給蔽住了。所以,使你愚癡不明白事的是什麼呢?「愛與欲也」:就是這個愛和這個欲,教你愚癡的。你說你不愚癡嗎?你若不愚癡,為什麼你受了戒,還要犯戒?你若不愚癡,為什麼一切不應該做的事情,你都要去做?就因為這愛和欲。愛,也看不破;欲,也放不下。因為你看不破、放不下,所以就不得自在;你若看得破、放得下,就得到自在了。得到自在,那時候,無憂無慮、無煩無惱,什麼都是很好的,什麼都沒有問題,也可以說是 Everything is OK.(什麼都好!)

 

 

 

 

法源法園法緣法圓法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