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密初祖大愚阿闍黎略傳



佛心密初祖大愚阿闍黎,武漢李氏子,俗名叔倍。參政於軍閥割據時期,目睹諸軍閥為爭霸稱王,搶奪地盤,互相殘殺,擄掠民財,置國家危亡,生靈荼炭於不顧,於痛心疾首之餘,乃奮而棄官出走,到廬山東林寺出家。

初修淨土法門,後拜經,大病幾死,繼遇盜又幾死,雖屢遭厄難,曾不稍懈。嗣感人生苦短,佛法難遇,乃發奮修「般舟三昧」(譯為佛立三昧),修法以七日或九日為一期,日夜經行,不可坐臥,能於空中感十方諸佛在其前立。)三、五日後,雙腿浮腫,寸步難移,師為貫徹初衷,決不後退,咬緊牙關,用手爬行,一二日後,兩手也相繼浮腫,每進一步,須付莫大艱巨的努力,個中苦難實非常人所堪忍受。故近代淨宗行人絕少修此三昧,即修亦不能堅持到底。

師於力盡爬不動時,立誓除死方休,以身滾動前進,經此一番艱苦卓絕的奮鬥,偷心死盡,泯然深入大定,感普賢菩薩現身,為之灌頂,授以【心中心密法】。並謂『大藏經』中原有此法,甚為善巧,可檢而參學。師檢之果然,即按菩薩所授與『大藏經秘密儀軌佛心經品亦通大隨求陀羅尼』(二卷,唐菩提流志譯)所說之六印一咒修持。經七年苦行,成就下山,開印心法門,為印心宗之初祖。

師下山後,為使世知有此善巧方便法門,所到之處,略顯神通,大江南北無不為之轟動,當時求法者不下五、六萬人,入室弟子近二百人。嗣之廣大信眾,重神通而不重道,師乃易裝歸隱四川成都,囑得其心髓之弟子王驤陸老居士-嗣法傳道,後人尊為印心宗第二袓。

師約於三十年代在其成都弟子家留詩一首:

拈花怎麼傳,不妨密且禪;歸隱揚眉際,相逢瞬目邊。
一期從古棹,三界任橫眠;臨行無剩語,珍重-聲O。

置於硯間,不辭而別,至今不知所終。師說法,貴直指心要,不立文字,其留傳後世之著述,除旱期所著【解脫歌】外,只此告別詩一首。

大愚師尊解脫歌

永嘉大師證道歌調古神清,有足多者,而宏德上人註釋亦有獨到處。今熔于一爐,間參我見,作解脫歌。

覺後樂,樂如何?聽我教唱解脫歌,
              不讓古人風調高,我今何妨拈句和。
本無妄,亦無真,原來二法空無性,
              無性無相不著空,即是如來真實性。
見實相,諸法空,剎那頓悟萬法同,
              一旦風光藏不住,赤裸裸的見面逢。
決定說,佛心印,有人不肯如實信,
              直截根源當下了,摘葉尋枝漸教人。
幾回生,幾回死,亙古亙今只如此,
              神頭鬼面有多般,返本還元沒些子。
習顯教,修密宗,方便門異歸原同,
              自從踏遍涅槃路,了知生死本來空。
行也空,坐也空,語默動靜無不空,
              縱將白刃臨頭顱,猶如利劍斬春風。
頓覺了,妙心源,無明殼裂總一般,
              夢堜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聖凡。
煩惱本,即菩提,罪福沒性何處覓,
              無繩自縛解脫後,大搖大擺大休息。
莫攀緣,莫執著,隨緣隨份隨飲啄,
              不變隨緣行無礙,自在隨心大安樂。
但得本,莫慾末,妙用縱橫活潑潑,
              彈指敲開不二門,升堂直入如來窩。
宗亦通,說亦通,團團杲日麗晴空,
              百千三昧無量義,只在尋常日用中。
覺心體,生佛同,有情無情共鼻孔,
              無縛無脫無遮障,迷時自礙悟自通。
無形相,極靈妙,非親證知那能曉,
              鏡堿敯v雖不難,水底捉月怎辦到!
獅子吼,無畏說,百獸聞之皆咋舌,
              香象奔波失卻威,天籠寂聽生欣悅。
獅子兒,眾隨後,三歲即能大哮吼,
              若是野牛逐法王,百千妖怪虛開口。
誰無念,誰無生,莫將鏡影認作真,
              若以斷滅為究竟,何異外道邪見人。
大丈夫,秉慧劍,般若鋒兮金剛焰,
              非但能摧外道心,并且破除邪魔見。
震法雷,擊法豉,海水奔騰須彌舞,
              毛頭許堸悟[定,大千沙界寸土無。
讓他謗,任他毀,把火燒天徒自累,
              我聞恰是空中風,何礙甚探大三昧!
一切聲,皆實相,惡言善語無二樣,
              不因謗讚別冤親,方契本心平等相。
讚無增,謗無減,空中鳥跡著雲天,
              太虛飲光消契闊,幽谷回聲話晚煙。
默時說,說時默,大施門開無壅塞,
              有人問我解何宗?我為摩訶般若客。
昔曾說,今懶說,山河大地廣長舌,
              或是或非人不識,逆行順行天莫測!
常獨行,常獨步,腳底草鞋獰似虎,
              舉趾粉碎金剛地,不覺踏斷來時路。
瘋頰漢,無字經,信口掉舌說空盡,
              海底金烏天上日,目中童子眼前人。
覺即了,不施功,物我俱亡心境空,
              菡萏枝枝揮夜月,木犀葉葉扇香風。
有等人,尋經論,終年求解不起行,
              分別名相那知休,人海算沙徒自辛。
佛當日,曾叮嚀,數他珍寶無己分,
              從來蹭蹬行不利,難免枉墮文字坑。
亦愚癡,亦憨呆,海上蜃樓生實解,
              執指為月枉施功,根塵法中盲摩揣。
心為根,境為塵,兩種猶如鏡上痕,
              痕垢盡淨光始現,心境雙忘性乃真。
非不非,是不是,毫釐差之千里失,
              是即龍女頓成佛,非則善星人身失。
種性邪,錯知解,不達如來本性懷,
              二乘苦行非究竟,外道鍊身終必壞,
不思議,解脫力,琩F大地載不起,
              摩訶般若波羅蜜,甚深般若波羅密。
圓頓教,沒人情,翻身踏倒涅槃城,
              威音那畔至今日,好個風流畫不成!
方便門,善巧開,火中生蓮終不壞,
              勇施犯重悟無生,早已成佛無障礙。
一切處,悉蘭若,無鬧無靜無牽罣,
              恰然幽居無遮殿,游戲人間實瀟灑。
江月照,松風吹,更於何處覓作為?
              萬世古今如電拂,三千剎海一蘆葦。
旃檀林,無雜樹,鬱密幽深獅子住,
              境靜林間獨自游,走獸飛禽皆遠去。
心境明,照無礙,廓然瑩徹周法界,
              萬象森羅隱現名,一顆圓明無內外。
日可冷,月可熱,邪見何能壞真說,
              無筋空力大無比,螳螂豈能拒車轍?
如實唱,如實聽,末曾開口已和竟,
              三世諸佛齊唱和,盡未來際無窮盡。

歌畢不覺哈哈大笑,和者喝曰:不怕開了口合不得嗎?諸人且道,這瘋漢哈哈大笑,畢竟作麼生?

 

 

 

法源法園法緣法圓法援
心中心法金剛上師上師論著上師開示紀念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