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an2 Living


◎ 學到老 ◎ 觀人 ◎ 花
◎ 逝 ◎ 髮白非性白  

〔王驤陸上師語錄〕

 


◎ 學到老

世界之大,宇宙之廣,我所見聞者,尚不及琩F一粒,豈可自大?越老越感覺學問之不夠,力量之不足。今行年垂七十矣,雖有利眾之心願,苦無濟世之善法。年老精力就衰,不能起而行者,或可坐言筆錄,事不論巨細,茍有所得,即願公諸同好。玆將老來見聞,逐段記錄,亦不敢善小勿為之意也。

 

◎ 觀人

觀相不如觀氣,氣清而厚者為上,清主貴,厚主壽。觀氣何如觀心,心渾厚者雖愚必有後福,心伶俐者雖慧未必有壽。然有愚而詐,外薄而心地厚者,當察其行。

平時觀其所好,貪虛榮者必是賤相,以貴者不必求貴,惟其賤是以求貴。貪富財者必是貧相,義亦如是。如功利者必喜侵軋而忌才,貪者必量小,量小者必福薄。凡自奉厚者必薄待於人,不足交也。豪富之家,且先觀其窮苦戚族,能厚相結者,其家必昌,交友其次之。中產之家,且先觀其子弟有禮貌能讀書者,其家必昌。貧苦之家,且先察其勤惰,能勤者其家必昌。

富貴之家人無驕氣,中等之家人無暮氣,貧寒之家人無陋氣,不得分貧富,皆是昌大之象,為國家之寶。

入其室,先看其地下,往往打掃不淨者,其人必懶,不久即墮落矣。

貧寒之家,其子女衣服破舊無礙,若不潔淨者,其家必懶。

家庭不論貧富,最忌者有七事:一不早起,二無禮貌,三眠食無定時,四蓄賭具,五閑,六收支無預算,七借債而不還。但諸病皆從閑字起。

  1. 不早起者,一切奸惡隱蔽等事自然而發生。
  2. 無禮貌者,永不得向上與有道人相交接,自然墮落。
  3. 眠食無定時者,有無形浪費,抑且多病。
  4. 蓄賭具者,必招惡友,且傷感情,男女混雜,傷財、傷德、傷時、傷精神、為無形之盜賊。
  5. 閑則精神頹惰,養成懶習性,做無聊事,是最喪志者。
  6. 收支無預算,則於收入每存希望心,於支出漫無限止,自然貧苦,而前惡皆從貧而喪志起。
  7. 借錢并非壞事,人有通財之義,本無所謂,惟不還成習是最危險,頂好不借,借則必時時警惕。

 

◎ 花

明日二月二,為百花生日,萬紫千紅,各有其性,而人好之者,亦可見其性也。雅俗各有不同,好芝蘭者必不喜茉莉玫瑰,以薰猶之各異也。曲高者,和自寡耳。我人學佛,亦必從高處著眼,先入為主,取法乎上,方不易受惑。

◎ 逝

孔子觀水而歎,曰:逝者如斯乎!剎那間,皆去而不復返也。古人惜寸陰,惜其逝也。我人試觀時計,剎那不停留,去而不返,即我之壽命,時刻見短促而不覺也。病中讀【琵琶行】,至秋月舂風等閑度,掩卷歎息,念我一逝六十八年矣。嗟乎,逝者如斯乎。

◎ 髮白非性白

西天第三祖商那和尊者,問其侍者優波毬多曰:汝年幾耶?答曰:十七。尊者曰:汝身十七,性十七耶?答曰:師髮已白,為髮白耶。尊者曰:我但髮白,非心白耳。毬多曰:我身十七,非性十七也。尊者知是法器。後三載,乃授法為第四祖。



 

『生活小品』 - 插瓶花一事可為細矣,但不久即謝。聞諸花匠云,花瓶內水只可寸許,切勿多放,花上勿著水,亦不可靠著他物,以免吸收水分,每兩日換一水。我試之極妙,經多日不萎。牡丹芍藥插瓶前持剪處於火上燒焦再入水則易開發。有云水中放炭一塊尤妙。



 

『生活小品』- 院內四周牆角,欲其經久不倒,須每年牆腳草清除一次,以除根為妙。植樹離牆宜遠宜深。